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Els]-Drop.

·这是一个RS憋了半天想开个大的故事

·沉沂的投食,据说点的梗叫恶作剧,我表现的比较,隐晦


————————————————


DW一脚踩在发亮的符文上时想都没想就向后跃了三个身位格,紧接着举起魔杖对可能迎来的连锁爆破严阵以待,她姿势标准,精神高度绷紧,有自信对任何攻击做出完美的回应,然而地上的纹样却只是闪过几道红晕便偃旗息鼓,典型撩一撩就倒的哑炮做派。DW心下了然,凑近了弯下腰果然在字符的最开头找到了数个拼写误差,拙劣的错改痕迹压根没打算掩盖,就是信手抹平了些写好的边角,可惜了一段完整的符文变得坑坑洼洼。

 

呵。

 

紫发的魔女绕了绕自己打卷儿的发尾,径直瞬移到了拉诺斯的炼金术士处,一手用魔杖抵着佩索普脑门上的纸袋就将人推进实验室捣鼓了一下午。

 

翌日在间歇泉平野连滚带爬试图用神走位回避小怪的RS怀疑自己可能出发前买了假药,包里的全水除了喝起来有点儿清凉有点儿甜之外完全没发挥应有的作用,他觉着是时候和佩索普好好讨论下药的口感不重要,但是一个合格的炼金术士不该把假冒伪劣过期产品摆到柜台上卖,否则跟药贩子还有什么区别。

 

药贩子卖地还便宜些呢。

 

RS横剑荡开了身高只到他膝盖的梦幻之杂役,下一刻左手甩出的几枚符文一一印上地雷机关,借着爆炸产生的气浪攀上岩壁稍高处的落脚点好让自己喘口气。消耗而光的魔力值依赖自然回复只能让他保证最基本的行动能力,写实版的感觉身体被掏空远比平时的打趣要来的严峻,可只是从这里逃回去倒费不了什么力气。

 

须臾他扯扯嘴角,将这个想法从脑内清了出去。RS人或许有时迟钝了点儿,不过离傻还有些距离。佩索普虽然有纸袋挡着面部表情却不是个会藏情绪的人,按照早上那种热情到浮夸的程度怎么想都是掺了心虚的成分,而RS向来是享受走一步算一步,对方都精心铺设过了自己却不往陷阱里跳一跳着实是不解风情,更何况他还记着自己昨天干了什么。

 

岩壁底下通红的小怪依旧举着锤子叽哩哇啦地乱叫,厘清思路的RS则抱着大剑老神在在地盘膝而坐,在地上乱写乱划,甚至偶尔丢几颗小石子将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分散的小怪叫了回来,等同一个镜头重复了十数次,凭空闪现的魔杖顶端突地对准RS的后脑勺敲了过去。

 

“啊呀抱歉,因为看到这里有个空荡荡的东西还以为可以摘下来呢,失策。”

 

拿着另一端的DW皮笑肉不笑地将魔杖在手里掂了掂盯着捂住脑袋的RS,摆明了是想用全垒打的力度再来一次。她在拉诺斯拖着艾德尔喝了几个小时的茶,想说能见到使用符文的红发少年如今少有的狼狈姿态,结果等到茶淡出滤渣,想象中RS灰头土脸的景象都没出现,反而是艾德尔桌上的文件量产似的摞高,一旁的执事塞巴斯坦越发平板的表情就差明言闲人勿扰了,最后她只能循着拉诺斯外沿一路找过来。

 

“希望你能更加珍惜地对待我的性命啊,说摘就摘是不是太随便了。”

 

“拜托给我摘走它。”

 

“不,它需要一个跟它一样帅气又匹配的容器,比如我。”

 

“那你继续在这儿呆着吧。”

 

“才不要——不如说到极限了,再过来我要掉下去了——”

 

DW停下了逼近的脚步,在她正前方的RS早已警惕地挪蹭到狭窄平台的边缘,是可以一伸脚就踹下去的距离,温泉甜香的麻醉作用和吵个不停的摩尔比克们能搞砸所有人的心情,比如现在比起拉RS一把,DW更倾向于推这个动词。红发少年不会知道她刚刚把魔杖在手里攥地生疼,也不会知道她将回溯时间的魔法在心头默了几百遍,那是咒语,是绮念,缠绕呼吸无法忘却。

 

“喂,醒醒,太阳都要下山了,你不是来带我回去的吗。”

 

RS坐在原地,眼看着DW宛如石化般沉入自己的思绪,他又得提防着对方冷不防给自己来个第二击,只好赖在原地不安分地换各种造型,等到他连立在剑尖这种高难度动作都挑战完之后终于耐不住蹿到少女面前,毫不规矩地一左一右捏住DW的脸颊往俩边拉扯。

 

“谁要带你这种家伙回去啊,自己用走的啦。”DW含混不清地挤出这句,试图掰开RS作乱的手,奈何身体强度终究差了一截。

 

“不愿意吗,这下伤脑筋了啊,其实我现在一步都走不动了来着。”

 

“明明刚才活蹦乱跳还假装帅气地比了v字。”

 

“咳,你看到了啊……”RS松手撇过头重重地咳了几声想要藉此揭过,“那么这样吧,不是有王子解救困在高塔上的公主这种情节吗?”

 

DW看着RS依次指了指他们俩和立脚点,随即少年的嘴角漾开笑意,先前地上刻印的符文开始次序激活,晶红纹路蜿蜒折绕联成他独有的标志,数柄染入茜色的剑刃缓缓构筑将空间割裂,在脚下平台被攻击消弭的瞬间,RS与身形倾斜不稳的少女双手相扣,语气是一贯的漫不经心:

 

“请让我带走你吧,DW。”

 


评论(1)
热度(2)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