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Els]-Cheat.

·这是个“EM往LK背上拍了张交换阵法两端对象地理位置的传送阵”的前置

·打开文档只看到引号里这句话,想传简讯给去年的自己

·然后发现这样的文档不止一个,只好闭眼诌

·诌不完,强行问沉沂吃不吃

 

————————————————


大部分人对LK的印象从冒失到稳重只用了非常短的时间,而EM却花了相当久来告诉自己应当怀疑LK的话,大抵是源于红发骑士举手投足间的自若,他说出的每一句都笃定地让人无法生出质疑的心思,运筹帷幄,从容不迫。比如现在,只要他泛着冷光的剑刃在地图上划过一壑,入鞘声铮铮清越,骑士团所属似乎就相信凭他带领的一支小队足以为被围困数日的要塞撕出裂口。

 

EM双手执魔杖背于身后,隔着扁平的议事桌眺望那一端,GM蹙着眉显然不怎么赞同这个计划,整个布置的关键在于出城吸引魔族视线的诱饵是否强力,作为骑士团长的GM无法亲自下场,于是这份责任当之无愧的落在了重要性次之的LK身上,一位与她有血缘关系的下属角色。

 

场面一度僵持,骑士们的视线在主动请缨的LK和无法决断的GM之间来回打转,无措的气氛像挤奶油一样逐渐填充呼吸,EM看到GM深吸了一口气,微张的嘴型是驳回计划的起始字,而同样认识到这一点的LK则用更快的语速堵住了GM。

 

“请相信我能够功成身退,团长大人。”LK的手指在剑柄处摩挲了几下,然后是刻意放慢的语速,“同样是为了红色骑士团的荣耀不会在这里折灭。”

 

EM将魔杖换为支地的姿势,看着LK活用面部肌肉熟练的拼出了与年少时无二的笑容,自信嚣张,仿佛能够只用努力就克服为零的成功率。这副表情具有极高的迷惑性,就连GM也在起初的怔愣后转为无奈,而骑士们的眼神早已溢满尊崇,约莫已经在想象里见到了不远的将来持剑浴血归来的英雄身姿。

 

她站在状况之外,听着根本派不上用场的细节被飞快敲定,所有人都在一瞬成为高明的谋士,积极地提供自己的奇思妙想,这些零碎的拼图逐渐凑成了满分的书面答案。LK微埋的侧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而EM只能看到佩剑的人们围绕着黑色的漩涡手舞足蹈。

 

她眨了眨眼。

 

计划的布置已经推进到小队随行人员的选拔环节,EM依旧安静的呆在原地,既没有主动站出来要求加入备选人员,也没有反对由LK担任诱饵的决定,这份反常让红发少年不得不抽空分给她好几个眼神,EM却困倦似的掩嘴打了个呵欠,恰恰避过与LK的视线相对。

 

她其实有些走神,喋喋不休的会议像首四三拍的摇篮曲,唱歌的人并不清楚这首歌该迎来尾声了,每每在倒数第二小节就轻快地越回首段,只能不断的循环下去。

 

LK不是第一次提出这种高风险零收益的计划,一旦陷入险境,他便自发脱颖而出,冷静沉稳的态度如同好学生碰见预习过的课题,矜持的骄傲让他隐隐站在比旁人高出几分的地势上,自然的吸引着所有注意力的焦点。他习惯于把自己置之险地,而数次成功的险中求胜又为他凝聚了一股盲信,骑士们看着他,宛如憧憬一种必胜的局面,一种不倒的信念。

 

但不是这次。


EM在听到自己的任务是跟随部队由后城门撤出时嗤嗤地笑了一声,LK蓦地停下话头望了过去,这大概是他们今天首次目光相接,在拜德的魔法领域享有不低名誉的女孩,原本并非是会在士气低迷的场合中显露出轻浮之意的人,她总是在这种时候捏紧拳头凶狠地瞪着自己,像是想要冲上来实现魔导师对骑士的肉搏战;或是直接堵在门口用魔杖指着自己的鼻尖,明确的宣示对决议结果的不满。

 

曾有几次他们为了让对方妥协在营地里大打出手,得于身体素质上的差距LK能够在数招之内就将EM挟于剑下,接着EM就会耍赖的表示刚才的不算,玩笑般的缠斗得持续到LK冷着脸故作决绝。后者一直没说的是他觉得这样任性的EM也有点可爱,不知何时LK的世界里有一个会哭会闹会笑的紫色小人努力地扒开一条缝隙钻了进来,拼命地将姐姐的背影往旁边推了又推,最后双手一叉摆着副不情愿的脸在正中的地方面对他坐了下来。

 

LK今天本来也准备好应对EM的刁难,然而对方表现出昏昏欲睡的平静,心不在焉地把玩着魔杖,甚至在对上视线的这一秒疑惑的冲他歪了歪头。于是LK抿抿嘴,把这件事暂时抛到一边,继续有条不紊地部署剩余的一切,完成总结。

 

待到散场后LK意料中地发现EM倚在门旁盯着他,LK唔了一声将右手搭在剑上,预防被闪电火球之类的东西砸个正着,至于议会厅里的东西他倒是不在意,反正军费报告不出意外的话由他经手。比起盘算怎么将这笔账推到魔族头上,LK更忧虑的是如何劝服眼前的女孩尽可能地减少战前的精力损耗。

 

然而EM看着LK,仿佛在仔细端详某个快要成为永恒的瞬间,无法靠近亦无法离远,在长久的沉默中她往前走了一步,这让俩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了三分之一,她的视线没离开LK的脸,余光则在精确丈量着下一步的三分之二处,她的手里攥着烙热的煤块,并且清楚这只是自己的错觉,在俩人的间距只剩三分之一的时候她又觉得手里捧着的是一把刚刚敲碎的冰渣。

 

放开吧。EM对自己说,然后又抓地更紧,与之相对的是面上忽然流露出欲哭无泪的伤感。LK大抵把她没怎么掩饰的表情理解为EM一如既往的不舍,这反而让他对魔导师先前的反常不再忧心,所以他松开剑主动向前走了一步,将有些颤颤巍巍的EM抱进怀里,像是要用这种方式消去她的不安。

 

“不用担心,我会回来的。”

 

EM说不清自身是否眷恋这个不带任何特殊含义的拥抱,不论如何她都为早已预料到这个局面并提前做了准备的事感到庆幸。LK的声音依然有平定人心的力量,因而手心里极端的温度不再显得那么扎人。她踮起脚将下巴抵在LK的肩膀上,伸出手拥住少年不算宽阔的后背,随即轻轻的点头。

 

我相信你。她说。

 

 


评论(2)
热度(12)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