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Els]-Seek.

·我只是想说,结尾那儿其实全艾尔小队都在郊区,有蹲树上的有趴草丛里的。

·看了看占位日期我厚着脸皮说沉沂生快,这篇正确的打开方式叫做#女方老不告白不是事儿但是男方老是想搞事情所以我们就不要在意男方智商了#,这跟恶作剧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快,叫我跑题枵


—————————— 

大清早被堵在自家门前,尤其堵人的一方提出的要求于被赌的一方看来简直是覥着脸不知所谓,在这种情况下WS以为自己能保持自若的笑容对面前的人只说声“让开”算是好脾气的了,偏偏对面的DL平时行事乱中有稳,独独这段时间仿佛脑袋的螺丝拧漏了一根,视WS隐隐的不满为无物,一只手越过WS的耳侧撑在门板上,还想了想觉得有必要封杀对方的一切退路,于是另一只手也坚实的击在门板上,将精灵直接纳入双臂构置的狭窄空间里:

 

“喂WS,你也差不多该老实点了吧?只是喜欢俩个字而已。”

 

“哦,喜欢。”WS顺口飞快的接上,“我说完了,请问您能从这儿挪开了吗。”

 

“加上主宾我就挪。”

 

“你喜欢我。”

 

DL低头瞅着WS面色如常的表情深感头疼,原本这个点他应该还赖在梦乡,却为了堵美曰其名要感受清晨露水精华的精灵早早地候在门口。实际上WS借各种缘由躲他已经不是三俩天了,若放在平常DL倒还有心思陪这位玩玩捉迷藏,但连日的你跑我追让本就比以往焦躁的他提前耗尽了耐心。

 

DL当然不承认自己是受了挑衅,然而一句轻佻的“结果啊,到底是谁先告白的?”轻易的成为导火索,说出这话的红发少年盘起单腿悠然的坐在树枝梢头,双手撑着的脸上是略显促狭的笑意。彼时WS正放肆的揽着DL的脖颈,后者能体会到某些绵软的触感随着精灵将身体下压而变得更加明显,他顺着心意反手找准位置瞄着WS腰间的软肉上手就掐,紧接着就听到躲避不及的精灵在耳边呼呼的轻笑,撩地莫名心痒。

 

瞬间周围蔓延了一圈有意放大的咳嗽声,更有干脆的转身逮到赛克一家的三人摊手要借面甲,没别的,只是眼睛有点辣需要一点防御道具。哈梅尔的白狼们闻言挑眉,屈起指节敲了敲自家形态各异的毁灭者的炮口再扬起一抹笑,继而继续动作一致的低头,眼观鼻鼻观心,只有悉心的人发现几位的坐姿尽都是悄然换了个方向,眼不见心不烦。

 

待到RS提出告白这个问题,DL和WS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恋爱路线一直走的是细水长流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就腻在了对方身边,先不提如何回答,在“谁先告白”这一点上俩人脑海中闪过的念头出奇的一致——

 

未等DL有什么动作,他就察觉到勒在脖子上的手臂突地收紧,自己到嘴边的话和着窒息的悲鸣被一同塞了回去,而打定主意采取武力直接压制的WS则摆着副温和的笑靥用一字一顿打好死结:

 

“当然是DL啦。”

 

DL挣了挣没逃脱只得翻了个白眼,WS大抵是怕自己反抗,稍有异动手臂便从勉强能算友好箍住的程度直接上升到对敌时的杀气腾腾,他在心中暗自定了计划,明面上怎么说都无碍,之后一定要从WS的嘴里撬出这句话来扳回一局。

 

由此WS陷入一种被明目张胆的跟踪狂堵墙角的日常生活。

 

WS最开始的打算是采用和平手段息事宁人,在她看来DL应该是一时的不忿加上整天四处晃悠的清闲才导致了现下里的死缠烂打,本着怀柔政策针对DL“快说喜欢我,你到底爱不爱我”,“你不爱我对不对,你爱的只是我英俊的外表”这类自说自话,她基本都是好言相劝气息平稳的绕着话题:我什么都不想说请你用心去感受,有些话说出来就变了味放在心里才最珍贵。然而次数多了之后她发现自身低估了DL认真起来抛弃智商耍无赖的等级,再这么发展下去终有一天DL会觉得俩只手撑墙不够表达自己的坚定继而四肢并用,而她也怕自己届时控制不住神经反射敏捷的一腿撩上。

 

因此WS决定用最为根本和快捷的方式解决问题,比如说现在。

 

在DL进一步要求把“你我”的主宾位置对调的当口,她琢磨了一会儿俩人之间的距离,轻柔的伸手覆上对方的侧脸,力道温柔的让DL垂下头来,同时右脚微收腹中提气,默默地在心中数完三声后猛地抬膝一撞,等听到一声含糊的闷哼便心满意足的撒了手,随即轻舒口气将搭在肩头的几缕发丝挑到身后,转身不紧不慢的迈开了步子。

 

在一旁目睹事件全部起因和经过的GA耸耸肩,朝同行的NW做了个八比零的手势,路过原地蹲下捂着重创的鼻子直抽冷气的DL身旁时还好心的拍了拍对方的肩头,递给他一面手掌大小的圆镜:任重而道远,先确认下鼻梁骨折了没。

 

DL冷静的借镜子端详了片刻,当机立断掩着鼻子拾起外套脚下生风,方向直指炼金术士的居所。

 

另一边接到GA线报的艾尔小队全员举起手里当眼药水嗑的全水干杯,鼓掌欢呼。

 

在相遇前DL和WS的风格本就有些相近。发色疑似挑染的魔族在相当一部分女性群体中是人见人爱的类型,假设大街上随便扯一位眼神含羞带怯的少女先绊倒,再于千钧一发之际拎住手腕略一使力让她划过180°的半圈跌入自己的怀抱中,配合微翘的嘴角弧度说声抱歉,对方不仅顾不上生气,甚至会十指打结般绞在一起内心尖叫安可;绿发尖耳的精灵这边则自带坏姐姐的气质,不少男性对步步紧逼到墙角再用纤细的指尖抵着心脏部位画出圈圈圆圆的旖旎颇为好评,虽然要享受这过程就意味得伤筋动骨几百天。

 

要说俩人凑在一起前最大的共同点是撩完就跑,丝毫不拖泥带水,那么凑在一起后最显眼的特点就是变为了一方撩完就跑依然故我,一方被撩着跑心甘情愿。

 

被撩着跑又逮不住人的DL在炼金术士的家里敞着腿双手交叉抵额,丹卡本想提醒一句鼻子上的仙人掌切片干了就能洗掉,见他一副忧国忧民忧女人心总之吾心甚忧的思想者造型便住了口,只把清扫瑞希安郊区的任务纸递了过去。

 

DL自上往下扫了一遍,在任务接取人的横线上大笔一挥,嗬,双人任务,我喜欢。

 

精灵腿快,他总不能也舍不得折了WS的腿,但是反过来自己扑倒在地的话任WS腿再快都不放心把他丢在郊区吧?

 

——结果被相当生气的丢下了。

 

DL右手捂着受创最重的腹部左手支地45°仰望天空,认真的反思计划到底哪一环出了岔。一小时前在看到场内几只游荡的影夜狙击者后他迅速给自己构思了一个最优方案,他首先用飞刀抓住了影夜守护者的注意,然后在守护者投掷诅咒黑矛时作出躲避的姿势瞄准方向一个前滚翻,用风骚的走位笔直撞进了拉古兹快要失效破碎的气泡,那一瞬间DL甚至看到这只拉古兹眼中的惊讶与茫然,接着就是在被水之结界麻痹的几秒内拼命用眼神向最近的一只影夜狙击者示意射我啊快射我,狙击者大概是读懂了他的急迫,慢吞吞的四肢抓地伏下身,锯齿状的嘴巴开合间一团浅金色的光团逐渐氤氲。

 

其实论攻击力和敏捷程度的话DL完全足以游刃有余的在战场中自如穿梭,所以他这番行为在WS眼里是典型的哪里危险就往哪里跑,诠释了我可以不动手但我不能不作的真意。WS原本还有心情欣赏他闹剧似的表演,直到发现影夜狙击者嘴里的激光束宣告读条已满,DL却像发呆似的矗在原地时,她才慌慌张张一个强力践踏踹向狙击者的吻部,没有蓄力的攻击踢地狙击者嘴角一歪,本该束成一道的激光像炸了膛似的四处乱窜,在射程内的DL身上咬开数十道创口,看起来倒是比被直接命中还要凄惨几分。

 

而WS几个连击解决掉附近的魔物再转到DL身旁后,用堪称冷冽的目光把伤患从头到脚检视了一遍,索性开着狂旋之舞一路狂风呼啸着飙回了城镇。

 

精灵的大招带起的旋风吹地脸生疼,DL坐在原地捏捏腿揉揉脸,忧郁的把搭在肩上袖口蹿风的夹克穿好裹紧。

 

所以计划总是美好的,充满各种想象与憧憬,以及无穷的变数。

 

等DL再次看到WS已经是夜幕降临时的事儿了,他在原地不敢动弹跪搓衣板一样的坐了好几个小时,待脚步咯噔一声敲在眼前时才仰头看着WS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的双手抱臂。每到夜晚瞅着无尽的天穹人总会莫名生出些多愁善感,由此至今被数位女性主动靠近诉说倾慕的DL想到WS的态度甚至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委屈,低落的情绪仿佛浑身的血液都长了毛乎乎的软刺般在血管里通行不畅。

 

因而在见到WS之前DL已经在内心打了无数遍腹稿,比如要怎么先发制人控诉WS无情无义无理取闹,比如抛弃形象满地打滚让WS搀自己回去,比如做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黏在地上不走了,比如……

 

但现在他的精灵就站在这里,系住马尾的黑色发带挽着微醺的夜风,背对着星汉灿烂的金绿眼眸里映出了狼狈不堪的自己。

 

DL叹了口气,朝明显还在生气的WS张开双臂提出孩子耍赖似的请求:

 

“WS,到这边来。”

 

鼓着脸靠近的WS身上有股好闻的味道,DL搂紧她偷偷蹭了蹭精灵柔软的头发,坏心眼地咬住对方的耳垂嘴里含混不清:

 

“先说好,这个算是提前预付,之后我会连本带利讨回来的……”

 

这是关于维系一对别扭又不算坦诚的恋人的话语。

 

“————我喜欢你。”

 

 

-end-


评论(1)
热度(10)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