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高校paro]-文野异能高校の日常(03)

·由于力有不逮把握不好节奏,暂时打上end作结,附有几个乱七八糟的彩蛋,有兴趣可以无视正文直接拉下去看(咦

·芥川持续掉线,我就说TAG迷吧


——————————————


1.

中岛敦把人从楼上掀没了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是五楼,通常情况下这么着太宰治没死也差不多快咽下最后半口气了。

他把头从窗口探出去垂直朝下看,一眼就瞄到太宰治挂在一颗半人高的松树上一动不动生死不明。

中岛敦在原地踌躇了几秒从抽屉里拿出便当盒决定快些把肚子填饱,再下去看看是救治太宰治还是就地掩埋。

他观察过了,那颗松树枝繁叶茂,一般人即使偶然抬头,不仔细注意也看不到树上的凶案现场。

等打开便当盒后他忽然想通凡事果然要慢慢来,午餐这事儿急不得,就算菜色里少了烧肉和章鱼香肠只剩下蔬菜,那也是要细嚼慢咽的。

 

2.

与谢野晶子医生是位技巧高超,气质高贵的美人,在她走马上任的那天,慕名而去的男性上至教师下至学生塞满了整个医务室,挤不进去的就把脑袋摁在窗户上,一个叠着一个,黑压压地像人头冢。

然后医生带着美艳的笑容让保健室里占到床位的人安分躺好,走过去把门及窗帘合地密不透隙,挡住了那些透着可惜与不甘的好奇视线。

剩在外面的人互相看了几眼,自发地挨着墙排排坐,老老实实等着医务室大门下一次打开的时候能轮到进去的次序。

不到一分钟门内忽然传出了撕心裂肺的哀嚎,一声高过一声水平直达海豚音。

门外的人面面相觑。

五分钟之后医务室的大门被从内部狠狠地撞击,不时还能听到用指甲刮玻璃的声音夹杂着“放我出去”的凄厉尖叫。

门外的人集体站起后退一步。

十分钟后大门重新开启,那几个进去前又是扶着膝盖上的皮外伤说医生我粉碎性骨折,又是捂着小鹿乱撞的左胸说医生我心肌梗塞的人皮肤水灵,面色铁青的匍匐了出来。

门外的人作鸟兽散。

与谢野晶子医生的医务室门口有条标语:站进爬出。

 

3.

中岛敦吃完便当一路晃到松树下的时候,太宰治依旧维持原样躺在树桠上。

他抬手挡住漏下的叶隙光仰头问上面的人:“太宰老师你还活着吗?”

太宰治躺在树上奄奄一息哼哼唧唧,翻个身背对中岛敦。

中岛敦叹了口气,觉着这人实在没有教师的样子,但若是真伤着哪儿也不太好。

“带你去医务室看看吧?”

他听说这个学校的保健室医生有妙手回春的美誉,正打算再劝几句的时候却看见太宰治身手矫健的自己从树上跳了下来,行动敏捷地完全看不出有受伤的样子。

 

4.

“哟,敦君,很遗憾这次也没死成,就算是我想用太阳晒干致死果然还是有点困难啊。”

太宰治亲昵的揽过中岛敦,试图直接一语带过看诊的话题。

在他怀里的中岛敦看着太宰治脸上被松针戳着横一道竖一道红通通的印子有些内疚,他想了一下,觉着太宰治现在这么精神如果是回光返照那就完蛋了,没准明天新闻上全都是自己的照片,眼睛部位打着一条细长的黑码,标题是“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为您全程揭秘某高校生亲手弑师的背后故事”。

想到这儿中岛敦抖了抖,他搓搓身上的寒毛望着太宰治慢悠悠的说:“太宰老师你受伤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太宰治没他想的那么深,只顾着感动于中岛同学第一次用这么诚挚的语气关心自己,于是简简单单的点头了。

点完头他被拎到医务室门口,一开门见到与谢野晶子温柔的对在墙角瑟瑟发抖的矮胖男性劝诱说想减轻体重的话可以先掏一个肾出来,如果嫌不够的话阑尾啊肝啊扁桃体啊肺啊这些东西都是能在不会死的程度上切点儿下来的。

太宰治把踏进门沿的那只脚不声不响地挪了回来,拉着中岛敦就跑。

 

5.

中原中也是第一次遇到有人当着自己的面不战而逃的——或许不能说逃,对方那利落的态度在气势上不落一点下风,反而是愣在原地的自己有些狼狈。

不论如何,芥川龙之介来找他进行课下实战指导的时候,中原中也还维持着一脚踩在门框上靠着墙的姿势目光放空做深刻反思。

“喂,芥川,今天的我有什么改变吗?”

“您具体是指?”

“比如有没有那种让人看到我第一眼就想立刻逃开的强大力场。”

芥川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诚实的摇摇头:“没有。”

“那么就是我长得太可怕了吗。”

芥川回想了一下去年情人节这位的教职柜被巧克力与信封塞满的盛景:“我认为您想多了。”

中原中也对中岛敦不战而走连理由都没给的原因继续百思不得其解。

 

6.

“因为我不想初次上课就被看起来很强的老师点出来暴打示众,太宰老师你怎么看。”

在太宰治指着天花板发誓自己什么问题都没有后,中岛敦终于放弃了把他押回医务室的想法,转而和他讨论起实战课的翘课方案。

“敦君……我是班主任欸?”

“你能批假条?”

“一般是可以啦,不过中也基本不买我的账——话说不是这个问题、”

“所以你什么用都没有啊……”中岛少年忧郁的叹气。

太宰治感觉自己防御所剩无几的心灵之壁遭受了暴击,已经没有余力纠正中岛敦和做考勤记录的班主任探讨翘课事宜是否合理的问题了。

“如果只是要混过一次的话,”太宰治看着中岛敦渐渐亮起来的眼睛道:“说是生理期怎么样。”

“太宰老师,申请换班或退学的手续是什么。”

 

-end-

 

—————————————— 

 

<1>江户川乱步的考试成绩永远很迷,他的选择填空可以拿到全优,解答题却因为缺少步骤导致一整面答题纸上都被老师写满了问号然后扣分。

即使他给出的是满分答案。

“那种东西,看一眼就明白了,非让我把思考过程写出来不是浪费时间吗。”

江户川乱步,一个进考场坐了十分钟就开始找老师要草稿纸折飞机的少年。

“江户川同学我准了你提前交卷了,所以不要因为闲着无聊就把答案告诉旁边的人?!”

 

<2>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曾经是同班挨着一起坐的同学,中原中也觉着太宰治除了脸能看智商高之外没有一点用处了,所以他试图物尽其用。

“喂太宰,第三题选什么?”

“K。”

“K啊……卧槽哪儿来的K总共就三个选项!”

“B。”

“真是B?真是?你把卷子举起来一点我瞅瞅。”

在确认太宰治举起来的答题卡上确实用钢笔涂着B后,中原中也放心的连一块描到的其他几题的答案也比对好填上去,接着愉快的提前交卷出教室浪去了。

太宰治等确认了中原中也已经走掉后举手一脸恳切对老师说自己答题卡涂错栏了,成功获得一张崭新的空白卡,顺手就把给中原中也看的那张揪成一团扔了。

 

<3>芥川龙之介终于发现中岛敦只走后门的那天是因为他觉着时间还早,所以想着在校内巡视一番。

等绕到后门他看着中岛敦把腿踩过墙探出来一个白花花的脑袋,当场就让罗生门把人直接抽了回去,然后一语不发跺着脚走了。

罗生门全程幻化成手的形状拍拍芥川的脑袋给他顺毛。

 

<4>如我们所知国木田独步是数学老师,而数学老师就是那种题目讲着讲着就会说“来我们换个角度用这个定理看看能不能解决问题”的人。

国木田当然也擅长花式解题,然而花式解题耗费时间,耗费时间就容易拖堂。

他的理想是做个有计划的人,计划里没写着拖堂这种事。

国木田曾经在一段时间内每当听到下课的铃声就会捏断手里的粉笔,甚至有目击者的证言说数学老师试图拆掉教室里的广播箱来装作听不到铃声的样子。

时间线拉回到现在,今天的国木田也在课后给学生发送了一份他费心费力亲自导演录制的1080p题目实解视频。

作为班主任太宰治一直想问问是不是真有人打开看了。

 

 


评论(14)
热度(39)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