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哈利路亚]-作为间幕的搁止

作为间幕的搁止:关于夏萝娜在路上差点踩到恶魔的事

 #存档用

————————————————

 

泽伦狄亚原本是想着今天也融解于阴影中懒散地度过一日的,他可以躲在树体的绰影中藉由信鸟带来的无足轻重的消息来打发时间,这些随水潮与海风迁徙的幽蓝小鸟总爱三俩地扎堆,挨在枝桠边沿絮絮叨叨地说上半天。

 

他本来是这么计划的。

 

自从神女现世的传闻随吟游者的脚步踏遍了三个世界后,本该固守的境界线便时不时地玩忽职守,界与界的屏障甚至脆弱地一个空间震荡就能短暂地扯开空间与地点的坐标,导致出现刚起床不算清醒便打着哈欠一脚踩进缝隙的家伙也不足为奇——比如泽伦狄亚。

 

棕发蓝眼的恶魔闷声躺在摔下来的地方瞪着挂在高空上的金红太阳,不消片刻蔫蔫地阖眼,任燥热的夏风卷着沿路的土尘一遍遍拂扫着暴露在外的皮肤。

 

他的运气很糟,尚未做好准备便越过了界之阻隔给身体带来的负作用不是一般的大,至少成功地把泽伦狄亚想要爬起来找块适合歇息的地点的气力和意志都吞地一干二净了。

 

恶魔并不畏惧阳光,但泽伦狄亚依旧认为此刻这刺眼的东西确确实实地在削减自己的生命,这么下去没准他会成为第一个因为懒得找人求援而被太阳晒干的恶魔,但是比起浪费体力在荒无人烟的山间小道里晃悠着寻找救援,或许赖在原地等夜幕降临后抽取黑夜的本源修补自身要来得轻松——

 

在视线正上方出现浅棕色的圆头娃娃鞋之前,泽伦狄亚是这么想的。

 

好在娃娃鞋的主人在事情无法挽回前止住了落脚的势头,接着像是受到惊吓了一般后退了一小步,有些清冷的女声钻入了恶魔的耳朵:“你……没事吧?”

 

“……最好我看起来像没事就躺路中间的人。”泽伦狄亚挪了挪身子,腹侧的疼痛让他一秒放弃了想要坐起的动作,“你要从这儿经过的话请便。”虽然掉进伊加流伊时的位置几乎横在了路中间,不过总还留有容人通行的空间,他也没有硬是折腾自己挪去路边的打算。

 

在泽伦狄亚旁边站着的家伙没有听从他意愿,纺有雪纱的黛色裙摆轻飘飘地扬起又洒落,对方蹲在泽伦狄亚的身侧,抬起左手将垂下的黑发撩去耳后,一对通透的紫水晶一眨不眨地凝望着恶魔。

 

“需要,帮忙吗?”

 

慢一步意识到自己被询问的泽伦狄亚收回打量少女的视线,目光在对方花饰繁杂的佩剑上溜过一圈才慢腾腾地开口:“如果你乐意的话,可以对我试试伊加流伊的咒语,听说亲吻能够有效地减缓疼痛。”

 

少女愣住了一瞬,手指绕着耳畔的鬓发打起转儿,在发尾卷到尽头时没能绷紧的发丝逆向从指尖绕开一朵小小的散花。

 

泽伦狄亚好心情地瞅着少女沉默的犹豫,这足以抵消他在凹凸不平的路面与逐渐热辣的太阳下躺了大半天的抑郁,作弄他人的乐趣永不会显得乏味。“算了,我说笑——”举起尚能动弹的右手正要示意路过的少女可以抛下自己继续前进,对方却猛地弯下身子凑近了恶魔。

 

泽伦狄亚把手抵在额头上怔了半晌,刚刚某个柔软的东西确实在那里停留过,他抬起头,眯着眼用可以称为审视的目光重新迎上少女,对方的眼瞳愈是干净,气息上的不谐便愈是明显,那是与自己相近却又疏离的氛围。他得承认的是这女孩的举动或多或少出乎自己的预料,而恶魔从未抗拒过让好奇与兴味的种子生根发芽。

 

“这样,有好些了吗?”

 

少女似乎以为泽伦狄亚的缄默是因为伤势被牵动,而后者则敛息目光里的探寻扯出半真半假的笑容,三分谦逊混着玩闹的心态,轻轻巧巧绕开了话题的主旨:“我说,你的影子能借我吗?”

 

“欸?”

 

泽伦狄亚侧过脑袋看向少女脚下联结的一方阴影,“你想帮我不是吗。”他一改之前近乎拒绝的态度,像是吃准了少女不会一剑劈下来般,覥着脸提出耍赖的要求:“影是我的从者,它能让我更快的恢复,所以借给我吧?”

 

少女蹙眉歪了歪头,大抵是对先前还奄奄一息的恶魔此刻没来由的熟稔感到疑惑。她已看出对方的身份,然而此般虚弱的恶魔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是无争的事实。少女又瞄了几眼倒在地上的家伙,虽然并不明白所谓“借”具体是如何做到——

 

“拿去吧,假如你需要它。”她颔首,于是恶魔满意地吁了口气,化为墨黑的氤氲雾气,丝丝缕缕地收束进自己脚下的阴影里,原地只剩下由于撞击而龟裂的土地浅坑。

 

泽伦狄亚喜欢呆在影子里,与世间万物朝夕相伴的影的絮语带给泽伦狄亚的情报远超想象,它们不会说谎,比如现在就让他印证了对少女身份的猜想。

 

影是泽伦狄亚的从者。

 

少女未能深思这句话的意义,而名为泽伦狄亚的恶魔也乐得不解释。

 

在少女站起身抚平裙身的褶皱时,栖息于影的低语夹杂着轻笑附在她的耳畔:

 

“对了,刚才那个,其实是开玩笑的。”

 

泽伦狄亚隐于少女的影子里窃窃地暗自偷乐,而后者则在察觉到恶魔所指的是“伊加流伊的咒语”时,脸庞迅速地爬过一抹尴尬的殷红。她愤愤地跺了跺影子,仿佛这样就可以伤害到躲在阴影里戏弄自己的恶魔。

 

恶魔忽然抛来的提问让她停下了泄愤的动作,却也没立刻回答,像是故意忽视了泽伦狄亚,少女整整衣襟,重新向原先的目的地迈开脚,圆头的娃娃鞋在地上敲出咯嗒咯嗒地步子。

 

“夏萝娜,”然后在阴影里的恶魔陷入自愈的困倦前,她低头盯着随自己的步伐跃动的影子,凉薄的音色将夏之午火驱散于身后:“你可以这么叫我。”


评论
热度(5)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