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Els]-Return.

#来,我们来玩玩老梗,沉沂我跟你讲,写完了我还是深陷内部消化无法自拔

#好像尝试了特别少女的写法和情节,然后想掐死自己的心爆棚了所以失忆了

 

—————————————— 

 

1.

艾里奥斯学院,没什么特别变化的周三,至少EM在看到快要被女生黏上胳膊也依旧面不改色的LK之前,她甚至想要感叹今天是个适合午睡的好天气,暖醺醺的空气像是有看不见的绒毛团磨蹭着皮肤,让人忍不住舒适地眯起眼去找块干净的草地打盹。

 

然后梳着矮双马尾的紫发少女将手里的便当盒使尽全力地瞄准LK的脑袋砸了过去,意料之中被对方轻易地徒手接下了贴有印花的凶器,她可惜地轻啧一声,想到保温盒里的玉子烧大概在刚才的抛物线过程中相互挤压地不成样子,佐料的酱汁大概也淌地四处串味,忽然就为大清早兴致勃勃准备的自己感到不值。

 

难得她觉得今天便当的配菜卖相还不错,所以特别用心地布置了摆放的方式。

 

“LK,你这家伙啊——”EM双手抱胸笔直地站在教室门口,面向这边的少年脸上诧异的表情稍微有些赏心悦目,但他身旁因为差点进入钝器击打范围而受到惊吓的女生往少年身后缩了缩的动作则刺痛了EM的某根神经,于是EM深吸了口气,仿佛要释放自己全部的分贝一样,将手招在嘴边作喇叭状:“是最差劲的笨蛋了!”

 

少女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接着立刻转身一溜烟地跑开,从LK的视野只能看到她在越过后门时发辫因为主人加速地奔跑向后扬起,柔软的发尾一闪而过,如风般快地抓不住。

 

LK还呆在座位上发怔的当口身侧的女生小心翼翼地在他眼前挥挥手:“那个、会长?可以接下去讲吗?”

 

“啊……”终于回神的LK把目光重新移回桌面的企划书上,顺势将手里的便当盒放在桌角,“没问题的。”他回应完女生的话,复又将纸面内容从头开始比对想要寻出可能的缺漏,便当盒盖侧面图腾形状的印花贴却拉扯着LK的思绪,让他陷在对EM离开前丢下的话语的困惑中。

 

对方确实叫了身为学生会长的自己“笨蛋”吧?

 

而且还是最差劲的。

 

“……唔。”他摘下眼镜捏捏鼻梁,迎着女孩担忧的目光报以歉意的礼节性微笑:“人员的分配和部门调度有点麻烦,还是明天吧。”LK将便当盒拿在手中掂了掂,推开座椅冲尚未理解情况的女生补上一句:“我现在大概有个最优先事项要去处理。”

 

2.

EM一鼓作气冲出教学区的时候基本没考虑太多,因此等到肚子咕噜咕噜地抱怨之后她才意识到把唯一的午餐失手全扔给了她口中的“笨蛋”。

 

虽然那个便当可以说是双人的份量啦……

 

“哈啊……”翻遍所有的衣服口袋才抖出几枚找零用的硬币,她叹口气瞪着手心里银亮的钱币半天也找不到它们变成丰盛便当的可能性,只好捏紧了硬币去找自动贩卖机看能不能用果汁撑过下午的课程。

 

路面上散碎的小石子成了她忿忿的对象,找了一颗体积显眼的作为目标,她低着脑袋沿路朝前踢动石子,等到石子蹦蹦哒哒地跳进草丛里再也看不见时,EM抬头拍拍脸颊,向安置贩卖机的地方走了过去。

 

另一边在EM的班级找不到人的LK正原地打转,虽然他想直接去平时午餐固定的地点看看,然而那句“笨蛋”总让他莫名在意,LK直觉没弄清这点的话即使逮到了女孩也会被用不知名的东西攻击,而对方则会趁这个空隙继续跑开去。

 

“哎~在这里愁眉苦脸的不是LK小·弟·弟嘛,有什么困扰可以和姐姐我说哟?”调笑的音色随着搭在右肩上的手一起传来,LK不用回头就知道自己被某个闲不住的老师逮了个正着。

 

他控制住想要逃跑的冲动将肩上的手轻柔的拍下,随即小退一步好正面转向这位出了名爱玩的教师:“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WS姐。”见WS的视线扫过一回后停在自己手里的便当盒上,LK转了转角度将侧面的印花贴亮给她看:“我来找EM,但是她不在这里。”

 

“你们俩不是形影不离吗?”WS眨眨眼,对她来说在课余时间里这俩人没有一前一后的出现算是蛮稀奇的事了,正因如此她才会好奇地凑上来询问,如果能趁机戏弄一下平时精明干练的恍惚少年当然更有趣。

 

“并不是你想的……”LK少见地迟疑了,大抵就是因为EM总是积极地找过来,他几乎快忽略了对方是不同的个体,也会存在主动离开的时候。

 

这一认知让他有些焦躁。

 

“我和EM,有些矛盾,”LK斟酌着用词,就在方才他还接受了EM单方面短暂又迅猛的爆发:“说起来,我不记得今天有做过什么值得被叫笨蛋的事。”

 

“不愧是LK,今天也是模范的优等生——”WS夸张地双手相合鼓了鼓掌,虽然更想一巴掌扇到LK的脑袋上让这个某些方面缺根筋的学生会长清醒一点:“不过反过来想的话,会不会是因为在今天什么都没做所以被叫笨蛋了啊?”她刻意强调了代表日期的读音,然后恨铁不成钢地看着LK依旧茫然的表情。

 

这家伙好像从以前开始就读不懂空气,就算周围都是你侬我侬的气氛也能淡定自若地默背要点笔记。

 

“本来是想对迟钝的你实行‘抱头钻脑袋’之刑的,不过看样子你是没这个时间了。”WS叹了口气,决定好心为LK指条路:“今天,是White Day吧?”

 

3.

后花园的玻璃房是常用的午餐场所,本应为俩人划分正好的空间由于缺了一人而显得偌大到让人心慌。

 

EM呆呆地坐在草甸上,用嘴嘬着的吸管在已经见底的饮料盒里打转,发出像是干渴的喉咙在空气中震颤的声音。她现在才开始后悔的假设,如果平日里没有频繁地照顾LK的饮食,对方是否就能多少察觉到一个月前那包手工曲奇的意义。

 

大概不会吧。

 

“因为那家伙是笨蛋嘛……”

 

因为他是LK啊。

 

“我可是超用心欸?”EM把脑袋埋在膝盖上小声念叨:“还请教了WS姐,包装也花了很久……”

 

“所以那天你一直和我强调要仔细品尝吗。”

 

突然插入的话语惊地EM猛地抬起头,直直撞上在悄无声息间潜入玻璃房还和她靠得过近的家伙:“嘶、LK?!”顾不上头顶的疼痛,她抱着脑袋看向对面同样捂着下巴吃痛的人,严谨的少年龇牙咧嘴的样子意外地好笑,但EM的重点完全不在这边,从LK 刚刚搭话的内容来看:“你什么时候来的?!全都、听到了吗……”

 

在LK诚恳的点头后EM默默地又把脸埋进手心,即使在少年面前丢脸不是第一次,自我宽慰也无法遮掩脸颊温度逐渐蒸腾的真正原因,她几乎是蛮横无理地从指缝中发出微小的抗议:“忘掉,全忘掉,不然的话我就把你打到失忆……”

 

“抱歉,只有这个不能当做没听见。”LK的音色里透着坚决,他用有别于平常的强硬动作温柔地将EM的脸从黑暗的自闭空间里托起,少女的眼眶有些泛红,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对最糟结果的恐惧。

 

而LK正认真地凝视着这样的她:“如你所说,因为我是笨蛋,所以不会想多,没办法马上察觉到,”他顿了顿,为了平稳此刻不该有的颤抖,LK将声音放轻了一点,显得飘忽不定起来:“但是如果我没会错意的话,虽然有些强硬我也想让你收下它。”当注意到这一点时他深吸了一口气,就像EM中午在教室外做的那样,不过他不需要那么大的分贝,只要眼前的女孩能听见就足够了。

 

“我希望你能收下它,EM。”LK朝女孩摊开了掌心,那里躺着的是一枚纽扣,扣孔里缠绕的线头突兀的支棱着,显然是来不及处理就匆忙拽下的结果。

 

EM瞟了眼LK又盯着他手里的东西移不开视线,少年雪白的衬衫上缺了第二颗纽扣,这颗小得仿佛目光错开就会消失不见的东西安稳地躺在LK的手心里,既不会忽然跳起来,也不会咬人。

 

所以没什么需要害怕的。

 

“我可以把这个,当做回应吗?”EM怯怯地伸出手,在少年鼓励的笑容里捏起了纽扣,份量比只能用来买饮料的硬币还要轻上不少,她则珍而重之地紧紧攥在手里,而后鼻子忽的一酸,强忍在眼眶里的透明液体还在打转却固执地撇嘴强装不悦:“明明是笨蛋,到底是谁教你这么耍小聪明的做法……”

 

“嗯,谁知道呢。”LK撑着地在EM的身侧坐下,他决定对少女隐瞒一瞬间手心紧张地全是冷汗的事,以及由于想要逃避把回应直接说出口的困窘而拼命恳求某位教师的事。“不如说我的体力已经是极限了。”将随手带来的便当盒掀开盖,映入眼帘的是零散但依旧让人食指大动的菜色,以及怎么看都有问题的份量。

 

“EM,我没记错的话这个便当盒是你的吧?你每天要吃这么多饭哦?”

 

“……LK你果然是个大笨蛋!”

 

“好好好——你说是就是啦。”

 

-end-

 

 


评论(20)
热度(11)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