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文野]-Reconstitution:Cocoon

#出于私欲,存在经历背景与年龄重新操作的“What if…?”,其余未定

 

————————————————————————

 

<Cocoon>

 

早春的某一天,芥川龙之介踩着实木铺成的地板稳实地走向过道尽头的房间,两边墙壁上星点闪耀的黑金沙与纹络密布的深咖网切割为规矩却大小不一的方块,将错落有致的奢华咬入相互嵌合,每隔约十五米便有俩棵鸢尾亭亭相对地立在深棕的花盆中,爪型的花瓣掩在舒长的叶脉中,与外界的花卉相比多了分自恃的微傲。

 

芥川无意揣测首领最近钟爱这份明紫的用心,也没有细思自己被传唤的理由,不紧不慢地行进中只有他身后的风衣尾摆打起卷儿不情不愿地被拖拽着,让芥川本有些佝偻的身姿更倾向于幽灵一般地飘忽不定。

 

他举起手在目的地的大门上叩击三下,然后推门而入,走到离首领桌五步远的地方站定,自若地迎向骑在港口黑手党首领肩膀上的女孩好奇的目光。

 

“林太郎——”女孩揪住森鸥外脑袋顶的头发,借期待落空的气恼把它们揉地一团乱:“这个人俩手空空,我要的焦糖戚风呢?”

 

“已经让动作最快的部下去买了,”森鸥外作出一副可怜地讨饶姿态,在保证身体不摇晃的前提下想要解救自己的毛发,却被察觉他意图的女孩啪的打开了手:“爱丽丝,轻点儿,要断了、”

 

爱丽丝轻哼一声放开手,看来是打算在心仪的甜品到来前都保持板着一张脸的表情。森鸥外这才有空转向守在原地的芥川,他这位游击部队的队长缄默地抿紧下唇,只有在接收到视线的时候才抬了抬眼皮,从雕像变回活生生的人类。

 

这很好,对方知道该看的和该说的。

 

“中也君,把‘那个’带过来吧。”森鸥外叩下桌角的内线电话,对面在沙沙的杂音稳定后简洁地应答了一声,芥川微微蹙眉盯着首领上扬的嘴角,他有不太妙的预感。

 

糟糕的预见在化为现实的比例上往往有异常高的可能性。

 

于是当中原中也一路高举着右臂疾驰到首领室门口气势惊人地踹开大门时,以单枪匹马突入敌阵取得战果而闻名的芥川龙之介微不可查地后退了一点。

 

匆匆赶来的黑手党干部没有平时放肆到嚣张的从容,皱巴巴地衣襟同歪在脑袋一侧的爵士帽都显地主人少见地狼狈,他冲主位上的森鸥外点头致意,在得到对方的肯首后让出自己的右手,好让芥川对某个挂在他胳膊上的东西瞧得更清楚。

 

“哟,芥川。”中也戏弄似地摇了摇手臂,而“那个”就跟着中也摇晃的频率前后摆动着,含混不清的低鸣从犬齿的缝隙里断断续续地漏出来,黑白相间地身体仿佛在空中飘扬地一副厚实的毛毯,柔软地勾起人踩上几脚确认触感的心思。

 

“中也君,你玩地很开心嘛。”森鸥外双手交叉撑住下巴,并不意外看到部下如此玩性大发地模样,猫科动物总能给人带来不可思议的治愈感,很少有人能打从心底完全抗拒这种毛茸茸的小东西的存在,通常这些小家伙若是一时兴起地绕着你的小腿慢悠悠地绕上几圈,再绵长地咪呜细语,便能得到比流浪汉要好得多的待遇。

 

中原中也的右小臂上挂着的是一只咬住他衣袖的快半人高的年幼白虎。

 

虽说是咬住,但白虎的牙槽嵌地并不紧,更像是玩闹性质的叼住中也的袖子,它身后灵巧摇晃的尾巴还时不时轻甩一下,一派的自得自在。

 

中也清清嗓子,收敛起悠哉的态度,也不见什么动作仅是放下幼虎拍怕它的脑袋,虎仔就困倦地合上色泽奇异的眸子软软地摊在地上,不消片刻兽毛在三个人六双眼睛的注视下快速回缩,倒在地上的换为一位看起来十三、四岁的白发少年。

 

黑手党干部对少年的态度就要随意多了,他用脚轻踢少年的小腿,却没下狠力,否则依中原平时的力道这一下不骨折也得立显淤青:“喂,中岛敦,醒醒,小鬼。”趁地上的家伙睁开眼睛晃着脑袋支起身子时,中原抱臂侧目朝芥川昂首示意:“喏,这小鬼就是你的任务。”

 

芥川不置可否,冷冷地盯着他的任务目标,在回归人类的姿态后名为中岛敦的少年拘谨地立在一边,既没有左顾右盼地观察周边的新环境,也没有故作聪明地试图插入关于自身的谈话,俩手握拳紧紧贴着裤缝,仿佛对自己的去留毫不关心一般——

 

不,或许他是关心的。

 

在芥川长久的沉默中岛敦终于大着胆子抬头对上自己未来的“驯养人”。

 

毫无疑问是“驯养”,中岛敦明白自身的处境和家畜圈里的牛羊或是铁丝笼里的鸟雀没什么差别;如果说家畜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鸟雀是为了填补视觉饕餮,那么将自己的爪磨锐无非是为了日后舔舐敌人的血肉。

 

从孤儿院离开的自己想要留在这个安身之所势必要表示驯服,而中岛敦唯一的底牌目前只有化为白虎的异能力。

 

所以这和驯养一头惟命是从的猛兽没什么差别。

 

“你也看到了,他的异能是<虎化>。我们根据现有的数据与成长速度,推测他完全虎化的成年姿态大抵要再等上几个月,在那之前引导这一能力的开花结果就是你的任务。”森鸥外试图打破俩人间的僵局,爱丽丝早前已从他的背上跃下,气势汹汹地揪着中原试图从对方披在肩上的宽大外套里找到自己指名的甜点。

 

森鸥外了解芥川的性子,后者总要先估测棋子能起的全部作用,再落在效果最大化的一步,即使兵行险招也在所不惜。反过来说,没有价值的弃子再多他也不会捡回去,鸡肋的浅薄滋味终究抵不过胜果的馥郁。

 

“而在那之后,如果我们确认他有可用性的话,我想你得再负责训练他一段时间。”森鸥外不得不加重几个词的发音补足了一句,他无疑是看好少年的,因此得确保芥川不会因为一时兴起就切碎了这只珍兽。即便不能为黑手党所用,中岛敦在黑市上还存在不小的交易价值。

 

芥川闻言,那双黑色的眸子毫无波动地瞅着中岛敦,仿佛是看着商品的眼神,站在最为客观的角度上评估他日后能够挖掘的底值。中岛敦认识这种视线,它们出现在每一对戴着善意的面具来孤儿院挑选货物的男女身上,然而这种目光总是很快地从又瘦又小的中岛敦身上掠过,没有停留。

 

少年屏住了呼吸,他想自己得攫获这缕稍纵即逝的希望,不管它能否保障无忧的未来,至少在当下自己必须活下来。

 

所以在芥川倏地将手摆上他的后颈时,中岛敦制住了身体的颤抖,顺从地弯下脖颈,将细瘦的后颈暴露在芥川修长白皙的指节下,毫不抵抗。

 

他的本能为他赢得了生存的机会。

 

芥川不疾不徐地调整手指的角度直到触及颈侧的动脉,少年在此过程中仅是安分地垂着头。不论他是否在刻意抑制想要逃开的畏惧,这份忍耐与温驯都让芥川对他的印象分稍微提高了一丁点儿。

 

足够让芥川颔首的一丁点儿。

 

“人虎,初次见面,我是芥川龙之介。”芥川的手缓慢地抽离少年的要害:“记住你教导者的名字,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我。”

 

———————————————————— 

设定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1>一时兴起的开局,具体时间线(关系到全员的年龄)还没定下,缺少小说的补足导致对黑暗时代的深沉纠结,不过中岛少年年龄操作为14左右。总之,离到现在也没弄清的“约定之所”和三方悬赏还很早。

<2>我觉得中也大概不讨厌猫科,抱着被官方打脸的觉悟。中也奇特的入场方式之后有机会会小小的交代,能单手提虎则是重力操作,大致是中也试图让虎化的中岛少年“嗷呜”地叫起来,但是后者不知为何执着地“咪嗷”或是“喵嗷”,试了颇久后觉着这只老虎怎么看都不成器的中也索性逮着它恶狠狠地边打闹边乱揉着玩闹了一通——结果首领来电话了。

<3>爱丽丝对中岛少年的兴趣不大,第一次见面对方就因为饿得眼花试图抢走到处乱逛的她手上的黑豆大福,当然被赶过来的中也和森大叔制止了——不过因为怀抱着“抢”地强烈意志,瞬间虎化的爪子理所当然的暴露了。

<4>芥川沉默地很久的时间里,有一段是在思考首领为什么要把小孩子都丢给自己,手上已经有小镜花了,现在还多了只老虎,他已经搞不清自己是保育员还是饲育员了,可以的话他想喊樋口来救场。

<5>以上的,都是我掰的,年龄操作后完全虎化的体型和成长速度,也是我诌的。虽然很快就会长大,但是小老虎,可爱。


评论(28)
热度(57)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