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Els]-Can you hear me.

#依旧艾里奥斯学园式架空片段,不知道有没有的年龄和职位操作及天崩级ooc

#不懂恋爱是什么总之对CH来说上就对了(欸?

#冷cp的投喂用微袋干粮,适合囫囵吞枣的食用

# TTCH,TTCH,TTCH,谨慎排雷

#没能买到想要的书,深陷暴走的五月病,文风愈发地小学

 

————————————————————————————

 

<Upper half>

 

微钝的笔尖在演算纸上涂出几行特殊规格的弹药合成公式,TT小声叹气,将纸笔草草地归入置物袋,动作迅速的推开桌椅起身朝侧面走离几步,下个瞬间某位发质看起来相当蓬松的女孩就扑上了他原本所在的位置。

 

兜帽下系着银色双马尾的女孩揉了揉碰到桌角的脑袋眨眨眼:“唔呼?”她看了看身下空荡荡的椅子发出语调奇妙的疑问,在扫到一旁默然不语的少年后立刻跳下平地,几乎是气鼓鼓地跺着脚埋怨:“为什么都不接住朕啊TT!”

 

“我不记得自己有承担这个义务。”金发少年轻描淡写的揭过女孩的质问,转而拾起被撞落在地的资料散页,“我没想到你会来这儿,”他犹豫了一会儿,颇有些不情愿的喊出正对面叉腰生着闷气的女孩的名字:“CH。”

 

TT本以为时不时翘课的CH根本不会想到要摸进图书馆来,就结果来看是失策了,而为了保证图书馆内的清净,自己有必要将面前这只还在好奇打量着书架的家伙带出去————

 

“喂喂听朕说话,TT,这本书的内容有趣么?那本呢、右边最高的那本!”

 

在她绕着自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之前。

 

TT一边托起整理好的用具,伸手用像是拎小动物般的姿势揪住CH的后衣领,打算把女孩领出阅览室。

 

在瞥到不断挣扎的CH晃来晃去的脑袋时,他的动作僵了僵,顺势松开了对CH的钳制转到女孩的面前,小心地撩开了她发夹一侧的刘海。

 

TT觉着自从碰上CH后自己的叹气次数直线上升。

 

“你太莽撞了CH,”忆起大抵是方才直接撞到桌角的原因,他歪头用手指对着自己额头上相同的位置点指了俩下:“这里,划伤了。”

 

“唔!什么……朕完美的皮肤居然、”CH立刻护住受伤的部位,迟滞的疼痛仿佛准备从这一刻开始昭示自己的存在,针刺一样的微痒扎在创口,绵绵不绝。“舔、舔舔就好了——”她缩在原地,有意避开了TT的目光。

 

TT饶有兴致的抱着膝盖蹲下瞅她:“先不说会让伤口发炎,你真的能舔到额头吗?”

 

不想让你看见啊,狼狈的地方。

 

CH把头低的更深,与其嘟囔着连自己都听不清的话,她索性凭借豁出去的气势猛地抬起头,决定现场尝试一番——

 

“别乱动。”TT认真摆正了CH的脸,从口袋里掏出黑兔图案的OK绷贴在女孩的伤处,随后玩心忽起地支起食指对着愣住的CH结结实实地弹了记脑门。

 

“疼!”CH小小地痛呼了一声,双手捂着脑门偷偷的用眼角瞄了瞄已经站起的TT,兀自蹭蹭有些泛红的脸颊。

 

她其实不算讨厌图书馆。

 

现在的话说有点喜欢也不为过。

 

<Lower half>

 

TT对黏人属性的对象不太应付地来,在对方没有损害到自身利益前,他也没办法彻底冷下脸表达明确的拒绝。

 

就像现在。

 

即使CH在身后心情愉快地哼着不成调的音符,将自己蓄长的发辫灵巧地编成麻花,他也只是平静的将书翻过下一页,接着在女孩玩够了之后解开用来固定的细绳,利落的捋顺发尾。

 

“你差不多已经习惯了嘛。”敏捷地躲开CH试图揪住额前那撮异常显眼的蓝毛的动作,DL慢条斯理的抿了口茶,意有所指。

 

TT捏住书角的手紧了紧,CH似乎因为感到无聊从保健室的后门溜了出去。

 

DL放下茶杯,杯盏相撞间余音清脆:“你也该承认了吧?明明动摇了。”

 

“正好课题遇到了瓶颈,这个周末我去拜托精灵语老师帮我补习好了。”TT不接话,轻飘飘的像是自言自语。

 

“咳,当我没说。”DL用干咳掩盖一时的尴尬,将茶具送到洗涤池清理干净叠在一边。他观望了会儿不为所动的少年,耸耸肩踏出保健室。

 

他赌这小鬼已经栽了,剩下的连时间问题都不是。

 

TT的视线焦点漫无目的滑过书页上的白纸黑字,良久放松了挺直的背脊懒散的斜靠进床铺上的软枕头滑下半截,“不明白啊——”他喃喃自语,夹着书脊反扣在面上:“CH你,到底喜欢上我的哪一点呢……”

 

TT对黏人属性的对象不太应付地来,但被他冷淡的态度刺伤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而有些冒失的女孩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很精神地绕着他打转,蓬松的双马尾随着主人的动作跃跃地跳动着,一旦接收到TT的视线箭头形状的蓝色尾巴便会频繁地摇来摇去,满满溢出的开心。

 

为什么会喜欢上我啊?

 

“是一见钟情哟。”有人突兀地插进话来,声音熟悉地让思绪陷入昏沉的少年蓦地一惊。

 

“…….那种话,”他没能拿下挡在眼前的书,话语微弱地像是小心翼翼的希冀:“等于是一时兴起啊,你的催产素分泌过量了,多喝点水冷静一下吧。”

 

“唔唔,虽然不明白催产素是什么——”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对方握住TT空余的左手,隔着衣料覆上一片柔软:“朕的这份心情可不是虚假的。”既不是承诺,也并非宣誓,女孩却郑重地一字一句清晰地烙下:“朕有比谁都要喜欢你的自信。”

 

“够了CH……所以就说你太莽撞了、”TT倏地抽回手,温热的触感还残留着,他大概清楚刚才碰触到的具体是哪个地方。

 

TT掀开书的一角,侧目盯着CH满脸的无辜看了几眼。图书馆的碰撞事件已经过了三天,这家伙还是不肯把OK绷揭下来到底是为什么啊……

 

他重新将书角盖回脸上,墙壁上的时钟滴滴答答地向前迈着小步。

 

有人蹑手蹑脚地蹭上床铺,在他的身边蜷做一团。

 

少年叹了口气,任凭对方偷偷攥紧了自己的发尾,伸出手指放轻力道点了点女孩的额头。

 

“靠的太近了,笨蛋。”

 

-end-


评论
热度(2)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