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博鸣]-My own prison.

#比剧场版的岁数稍微成长了一丁点的博人,ooc、文风清奇及设定捏造依旧存在

#依旧是只适合囫囵吞枣食用的投喂式粗粮

#补到了中忍考试的时候注意力完全爬到某个懒散的家伙身上了

 

————————————————————

 

1.

 

漩涡博人有点苦恼的蹲在信号杆上望着渐行渐远的薄云,他维持这个姿势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如果奈良家的小子瞅见的话大抵会露出“你脑子坏掉了”的表情,然而和真正的原因比起来他倒宁愿被这样误会。

 

博人向下快速的瞄了一眼,紧接着继续抬头看天:“唔啊太逊了,简直逊到死……”几乎是在内心虔诚的双手合十,他开始祈祷:“再这么下去我就要在这里待到天黑了,谁都好,来个人帮我救场吧,”他顿了顿,觉得自己的愿望草率了点,“等等虽然我说谁来都行但是——?!”

 

“博人?你在那儿干嘛呢。”沙哑熟悉的男声打断了他尝试补上的后一句,漩涡博人忽然猜想着所谓的神明大人或许是个急性子,说话只听一半的类型。

 

“哟,”博人冲下方打了个招呼,颇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意味:“七代火影大人,这个时间您好像应该呆在火影办公室而不是在街上乱逛吧。”他的目光在来人右手提着的外卖箱上溜达一圈,随后了然:“你又把工作丢给影分身自己翘出来买拉面了?”

 

漩涡鸣人倏地把醒目的箱子藏在身后,下一秒便反应过来这是欲盖弥彰,他用空闲的手虚握拳凑在嘴边轻咳三俩声试图挽回身为父亲和火影的颜面:“那你呢,即使是下忍也没闲到在这儿无所事事发呆的地步吧?”

 

啊……被看到了。

 

灰蒙蒙的细雨串着丝悄然的滴滴答答,博人昂着脑袋,仿佛对天气格外在意似的数起一团棉花云外围的褶皱。

 

鸣人没有如他所愿地转身赶回办公室支持脑容量快不够的查克拉分身,而是沿信号杆转了转,旋即拎起一只蹬腿挣扎的三毛猫崽,可怜的眨巴着一双澄蓝的眼睛咪咪直叫。七代火影不开口,放着外卖箱不管冲自家儿子勾勾手指示意下来说话,微弯的唇角衬显眼底藏不住的戏谑。

 

还妄图黏在柱子顶视而不见的博人面上腾地烧起不低的热度,起身时脚下差点儿摔了个趔趄。

 

 

2.

 

“先声明,我不是因为怕猫才被困在那儿的!”全然没有让自家老爸饿瘪肚子的担忧,博人嘴里咀嚼拉面说地有些含混不清:“是这家伙缠着我的错!”他一筷子指向用爪子拨弄奶糕的小猫,后者无辜的甩甩尾巴,凑近已经被悉心泡软的食物小口小口地舔食。

 

七代火影坐在博人的一侧,偏头支着下巴:“嘿,缠着你啊——”他重复了一遍,把脚收回屋檐的遮蔽下,一时兴起的阵雨已有渐止的趋势。“看起来是相当喜欢你。”他伸手抓抓猫儿颈边的毛,却被专心于填饱自己的小猫不满的用爪子推开。

 

鸣人久违的对小家伙的反应生起恶作剧的心思,他又挠了挠猫咪的下巴,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他把食盒拖远些,一手挡在俩者之间。这次对方似乎瞬间就炸毛了,还未长出利爪的肉球猛地拍打在鸣人的手心,后肢推拒地面朝前一个劲使力,喉咙里还传出不服输的呼噜声。

 

鸣人思考了一会儿突地挪开手,眼看没来得及收住前冲势头的猫咪快要一头栽进奶糕,旁边注意了有段时间的博人立刻眼疾手快的把冒失的幼崽拦腰揽进怀里,开口就是不满:“喂,毛湿掉的话生病了要怎么办!”

 

“嘛反正也没弄湿,”七代火影优哉游哉地语气里含着早有预见的调侃:“再说,你这不是非常喜欢它吗。”

 

一针见血。

 

檐角一粒耐不住的水珠落在博人的发顶,惊地他松了手,猫儿轻巧地停留在他的膝头,娇小的爪亲昵地拍拍博人的大腿。

 

“所、所以说,我也只有在第一次碰见它的时候喂过吃剩的小鱼干而已! 谁知道之后不管我走到哪儿都会跟过来,每天每天都是,我又不会特意随身带着它能吃的东西……”辩解的音量越来越细微,连装出来的理直气壮都做不到,博人咬住下唇,把头扭到一边。

 

这样和承认有什么区别,我到底想干嘛啊……

 

“噗,你果然和猫很像。”别扭的部分也好、逞强的部分也好,即使是偶尔的小孩子脾气,对现在的博人来说都不失为完塑性格的闪光点,而将这些接纳则是自己的责任。

 

鸣人擦擦鼻尖站起来,紧接着用缠有绷带的右手按下博人的脑袋,恶狠狠地揉乱对方的发旋:“不想要的话你一开始就会走开了吧,心软的小鬼。”他叹了口气放轻力度,瞥了眼博人膝盖上有些警惕的小猫,“偶尔也给我坦率一点,它比你要诚实多了。”猫咪依旧瞪着漂亮的眼瞳,往博人怀里缩了缩,见此鸣人收回手:“这家伙大概只是单纯的希望你能多陪陪它吧。”

 

 

3.

 

“雏田和小葵都没有猫过敏,记得为它取个足够帅气的名字。”鸣人收拾好拉面的外卖盒,他要先把这东西送回店里,然后用最快速度回到火影办公室,从查克拉的反馈来看留守的影分身因为脑细胞的消耗明显支撑不住了。

 

漩涡博人站在原地不接话,目送七代火影念叨着“被鹿丸发现就糟了”便匆匆离去的背影。

 

坦率一点?

 

比如——

 

多陪陪我,可以这么说吗。

 

博人苦涩地牵牵嘴角,捞起靠在脚边昏昏欲睡的幼猫。

 

不能说出来吧。

 

金发孩子的身姿若要称为少年还尚嫌瘦削,他将脸埋进三毛猫茸茸的颈窝里,小家伙的毛没有想象中的柔顺。因他收拢的双臂感到不适的猫儿抖抖耳朵,糯着嗓子软软地咪呜了一声,勾起弯曲的尾尖略带嫌弃的一下又一下敲在孩子的手边,不轻不重的传达小小的抱怨与眷恋的纵容。

 

初霁的天穹溜过几只懒洋洋的雀,惬意地撑着被雨濡湿的片羽,借残留着水汽的清风飒飒为翅膀梳洗。怀里的三色猫似乎被吸引了注意力,不安分的伸出前爪探向飘落的啁啾,察觉到的孩子则把猫儿抱地更紧退后了一点,任肆意挥洒的晖光被建筑的阻隔逼地跃开一步,徒留四四方方的影堪堪纳下了一人一猫。

 

他给自己画地为牢,由此寸步不移。

 

-end-


评论(5)
热度(80)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