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Els]-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艾里奥斯学园式架空,不知道有没有的年龄和职位操作及天崩级ooc,不懂恋爱是什么所以大概也没人知道写出来的是啥

#冷cp的填坑期紧急式投喂用微袋干粮,适合囫囵吞枣的食用

# DLWS,DLWS,DLWS,排雷需要三重奏

#我好饿,我想吃双白,即使是残渣的份量,想吃地可以用打滚的方式绕赤道一圈了

 

—————————————————————————

 

1.

DL的手顿了片刻,回头看向坐地规规矩矩的学生,虽然不是第一次碰上这种情况,不过他想自己还是有必要再确认一下。

 

“这部分你们学过了?”

 

或许是他的态度过于随意,学生们面面相觑了会儿,RS轻咳了一声举起手:“没错,WS姐昨天教完精灵语的规定部分后闲着没事就把植物学的课程拿来上了。”

 

又是那个精灵。

 

DL把粉笔丢回盒子里,搓了搓指腹的白色粉末合起书页。“既然这样——”他刻意拖长音,满意的看到学生们惴惴不安的表情,“自习吧,只要别出这个教室,你们随意。”

 

讲台下立时一片欢呼,其中以RS和IS的声音最大,俩个朝气活力的少年看起来开心地快从窗户翻出去了,大概是因为摆脱了随堂提问每每卡壳的窘境——当然碍于DL的话他们没敢这么做,只是在座位上相互击掌。

 

彼时DL已经收拾好教具走到门口,他敲了敲门板让陷入喧哗的教室安静了下来。

 

“忘了说,明天小测验,包括你们亲爱的精灵语老师今天教过的进程。”

 

离DL最近的俩位红发少年瞬间摆出快被噎死的脸看着他。

 

DL扬唇,贴心的走出去关好门。

 

 

2.

DL注意到绿发尖耳的精灵这几个星期总爱和自己对着干,比如抢课,比如……

 

他回到办公室从抽屉拿出保温盒,一脸的果然如此。

 

比如把他准备好的午餐吃的干干净净再留下“感谢款待”的便签,附带凉茶和一盘用保鲜膜封好的点心。

 

DL不讨厌这种交换,为了表现出应有的默契他还减少了自制便当中肉食的部分,尤其是最近他逐渐学会了用素食做出各种口味的方法。

 

烤地焦黄的曲奇里混入了碾成细碎的薄荷叶,草绿色的糯团软软地叠在一起,安分的躺在纹着四瓣白花的浅青瓷盘里。DL掀开保鲜膜随手拣了一个丢进嘴里,沉默不语的嚼了半天后就着清甜的汁水将糯团冲下食道。

 

他得想个法子去堵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精灵了。

 

不计较别的,首先得告诉她别往馅里塞花椒泥。

 

 

3.

WS清醒过来时就觉得要糟,按理说她的警惕性不算低,但对GA的信任让她在保健室休憩时一不留神陷入了深度睡眠,不过在今天之后这份信任要大打折扣了。

 

GA居然放了匹狼进来。

 

她动了动腿,眯眼望着双手支在自己颈边的男人,WS有八分把握凭自己的爆发力DL不可能安然躲过直攻下体的膝头,而对方似笑非笑的嘴角傲慢地让她有些犹豫和可惜。

 

尤其是在能够从眸色深沉的靛蓝中看到自己清晰倒影的现在。

 

一种不曾有过的慌乱由心头涌现,WS敏感的察觉自己心跳加速的脉动和潜意识刻意放缓的呼吸。她不是笨蛋,知道这心悸意味着什么;而正是因为知晓,才有了这段时间让她自身回想都觉得莫名所以的举动。

 

她喜欢上第一次知道课程被代上时DL讶异的表情,到后来的游刃有余;她喜欢上第一次吃到“中奖”午餐时DL咳地撕心裂肺的吃瘪画面,到后来的面不改色将清洗好的餐盘放在WS的桌角;她喜欢上DL看似无意地同GA打听自己的嗜好,然后耐心地变着花样装点每天的便当。

 

但是还不够,无法满足啊。

 

为了掩饰情绪她眨眼定了定神,却移不开注视DL瞳中小小的自己的视线。

 

拜托你说点什么吧。

 

WS听到自己心中某个角落的悄声喟叹,她忽然难过地想要抱着膝盖蜷缩起来。

 

如果蜷缩前能用力踹害她这么难过的罪魁祸首一脚就更好了。

 

4.

DL没想到WS醒来后会这么老实的保持躺在自己身下的姿态,他做好了被攻击的防备,对方则出乎意料地只是一个劲的直盯着自己不放,紧接着那对一向晴朗的碧玉眸子透出显而易见的失落来。

 

他突兀地感觉有点头疼。

 

自己来这里是为了确认什么呢。

 

可能是因为没能在换课时拉住溜地飞快的WS,徒见对方明媚飞扬的衣袂;可能是让WS品尝一下她自己的“杰作”,在对方苦着脸找水时把茶杯举得高高地逗弄一番;可能是想要对方当面拆开便当大快朵颐,享受却故意带着刁难的点评每日的菜色。

 

DL从来不打算否认他被WS吸引了注意力,在某个便当再次被掉包的午后,他撑在窗边,看到绑着侧边单马尾的少女坐在中庭,一脸认真的双手相合像是在做饭前祈祷,接着打开本该是自己的午饭叉起几种菜肴放入口中,随即捧着由于心急被塞地圆鼓鼓的脸颊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

 

像仓鼠一样。

 

DL轻笑着抱臂斜靠在窗框上,被阳光温煦的空气如同吃了颗草莓味的硬糖,是甜腻到不想戒掉的味道。

 

于是他下定了决心。

 

“喂WS,双休出去逛逛吧?”

 

DL迎上WS讶异的表情,在她瑟缩前扣住试图推拒的双手,指节缓缓收拢纠缠无隙。

 

“就我们俩。”

 

他俯下身子,蹭着WS柔软的鬓发小声说。

 

5.

魔族偏着脑袋看到了精灵红地略显灼眼的耳尖。

 

他得寸进尺地凑上去咬了一口,随后被恼羞成怒的精灵揪着额前一撮最显眼的蓝毛快准狠地过肩摔了出去。

 

躲在门口的保健室原主人找不到进去的时机,只好提前给自己下班——

 

并且在走之前干净利落的上了锁。

 

-end-

 


评论(3)
热度(10)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