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军训paro]-论逃训姿势

#刈枵画风有病的掉粉系列,军训中的分机们说想缓缓所以这次是重度蛇精的主机上

#饿得只好自己产啃不动的干粮

#没什么看点就是想乱玩梗,基本全是妄想(并不是(咦∑

#偏多人的吐槽向段子,ooc


——————————————————————


〈午后15:00〉


“喂我说,那片云的后面……”

“不会有拉普达的。”


金发少年发出被会心一击后的“噗叽”声嘭地倒下,脑后勺将人造草地压扁了一块。“阿鲁巴君哟,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忘掉的啊,我们入学时铭刻下的那份羁绊——”他侧了侧脑袋,扎人的草尖在脸颊上来回磨蹭:“什么友情啊友情啊周边销量之类的?”


“别用Jump三原则糊弄过去喂而且根本完全不对吧!友情、胜利和坚持好好记住啊?!!”


“哦哦这样吗,妹子、绅士和世界征服。”


“不不不我完全没这么回答?!再说这种塞满绿色的地方亏你还有心情看妹子……”阿鲁巴烦闷的扣弄着草皮下的塑胶黑粒和白色石子,异物嵌进指缝的不快感反而削减了头顶太阳给皮肤带来的火辣热度。


羽缘雪白的鹊抓在铁丝网眼中歪着脑袋瞅了几眼,展翼滑过全长千米的塑胶跑道上空,统一着装墨绿军服的学生组成的数个方阵与朱红跑道穿插辉映,从高处俯瞰的景色让人打从心底里想说句“好烦”。


“今天才是第三天而已……为什么我觉得像是过了三年——痛,罗斯你干嘛啊?!”直中背心的一击使本就盘坐在地上的阿鲁巴上身一个趔趄扑倒,保持着趴的姿势缓了片刻他朝后左右摸索着将作为凶器的冰冻矿泉水抓到手中,被凉意救赎的同时不忘埋怨地瞪了眼挨到身旁坐下的罗斯。


“叫我寝室长,顺带有这种感觉完全是由于你的存在已经渺小到了挪动一公分都要花上半天功夫的时间。”


“我才不想被一大早就用手机外放音响播不动明王咒言的寝室长这样贬低?!好像一整天都被诅咒了一样啊?!”


“叫我班长,以及那是因为你们都不肯起来啦,还是怎么说,一定要我用扎满钢钉的球棒从微妙的地方捅进去才愿意清醒吗。”


“……啊好奇怪,明明是大太阳底下却有点冷呢哈哈哈。”


黑发红眸的少年单手托腮笑得纯良,阿鲁巴则看到自己胳膊上的寒毛早已完成排兵布阵,搓了搓胳膊他干巴巴地尝试起转移话题:“不过,阿蕾丝那边到底什么时候搞定……昨晚不是已经商量好了吗?”


“徳依菲尔似乎临时反悔了,正在重新讲价呢。”弗依弗依冲右边方阵怒了努嘴角,从他们的角度能很清楚地瞧见掐住别人衣领摇来摇去的阿蕾丝和与其说没干劲倒不如说已经奄奄一息的徳依菲尔。


“你关心下自己比较好。”集结的哨音在操场里回荡,罗斯伸腿把正欲起身的阿鲁巴绊了个踉跄,听到弗依弗依被后者的重量压到濒死的呻吟好心情的扬起嘴角。


——————————————————————


〈午后15:30〉


“所——以——说——,你给我照计划行事啊混蛋,不然直接干掉你算了也没这么多麻烦事……”


“麻烦的是阿蕾丝你……”


“只是晕倒这么简单的事而已你快做啊!”


“人选反了吧…简讯里的指示明明是妳倒下才对。”


“啧,”阿蕾丝咬住下嘴唇,虽然早已知道要说服徳依菲尔比想象中的难,但和健气设定的自己比起来,怎么看都是面色惨白的对方更适合成为示弱的角色。“我明白了,”眼瞅着教官会议结束后向各自的方阵靠近——她已经能看见自家教官锃亮的头顶了——阿蕾丝妥协似的按下“战友”的肩,冲他比了比手指:


“两百?”


“五百……”


“两百五,不能再高了,附赠珍版企鹅睡衣一件套。”


“成交。”


阿蕾丝隔着布料捂捂口袋里的钱包,内心滴血的同时顽强的给自己比了个V字。“没问题,总有一天会赚回来。”她轻声嘟囔了几遍就拖着徳依菲尔的后领钻入了队伍,紧接着在教官“跑步”口令落地的一瞬握拳给了徳依菲尔的左腰致命一击。


“噗呃……”受到意料外击打的后者从喉咙里挤出断续的音节,给阿蕾丝递出“你狠”的眼色便尽职地扑街。阿蕾丝不顾四周哗然的讶异议论一个箭步跪倒在徳依菲尔的旁边握住他的手,确认对方的惨淡脸色和冷汗都达到满分的标准后才放松手上的力度。


“阿蕾丝,你……”


“战友啊!!!”阿蕾丝深吸一口气,硬是靠音量大小打断了徳依菲尔垂死前的抱怨:“我清楚的,后面的事就交给我吧。”她站起身朝走至的教官行过军礼,面上是恰到好处的愁容,躺在地上的徳依菲尔则估摸着挡在眼前的家伙脑子里大抵又在思考怎么拖延计划成功后的债务问题。


“蛋……不是,报告教官。”阿蕾丝凑近教官窸窸窣窣地咕哝了几句,时不时朝躺在地上的徳依菲尔的方向指点几下,殉职的徳依菲尔只能被动接受教官看向他的目光从疑惑变得越发怜悯,他发誓自己绝对不想知道阿蕾丝杜撰了什么理由,至少不会是昨晚说好的中暑一类的友善病因。


“喂,搞定了哟,还能自己站起来走几步吗?”


等教官带着方阵去跑圈后阿蕾丝回到徳依菲尔旁边蹲下,用随手捡的树枝戳了戳挺尸的抑郁生物。


“不行了,肺部大概被断掉的骨头戳破了,要说的话就是会呼吸的痛吧这种感觉。”


“欸是吗?在这里自生自灭好了。”


“相当心狠的人呢……?!”


“嘿——咻,”趁着徳依菲尔还死气沉沉地摊在地上,阿蕾丝伸手穿过对方的膝盖后方和腋下使力把人提溜了起来,直起身后像是不尽兴般掂了掂:“你真是男生吧,这么轻没问题?”


被强行公主抱的人表示什么都不想说。


“总之,为了开一周的假条并证明必须有人看护,先去医务室吊个五瓶左右的葡萄糖吧,从援助费里扣。”


“……。”


徳依菲尔选择死亡。


——————————————————————


〈午后 17:00〉


弗依弗依举着两个小瓶凭着腿部与草地的摩擦挪到阿鲁巴的对面,“选吧,与我命运相仿之人哟。”他将两个玻璃瓶又托高了些:“选择你被赋予的力量,然后与我一同上路吧。”


“呜哇你在立flag吗,再说两人分着只戴一只眼有意义?”


“哼哼哼,太天真了阿鲁巴,”弗依弗依从鼻子里发出闷闷的笑声:“右眼的话是邪王真眼,左眼是Code Geass,就是这种区别了。”


“你还没放弃世界征服的设定啊,别说你想报告教官说晒到虹膜变色的程度,如果是红色美瞳还能说是害了眼病……痛痛痛罗斯别掐我啊说的不是你不要自己对号入座不是我错了真的错了嗷咕!”


罗斯松开对阿鲁巴的脸搓圆捏扁的手,“部长在大学打算成立绕口令社团吗,说实话你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吐字清晰已经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造成这份适应性的就是你吧……”阿鲁巴揉揉自己面积明显扩大的脸悄悄嘀咕,在罗斯的视线瞄到他之前就绕过对方窜到弗依弗依身后。见此罗斯不耐地咋咋舌,索性对成为挡箭牌的人开口:


“弗依弗依你这么想翘掉军训的话,去摸摸小公主的脑袋不就好了吗。”


“欸?这么简单?”


“当然,这可是只有你才能成功的究极特技啊弗依弗依大人。”


似乎对被尊称感到怔愣,弗依弗依有些不知所措地摸了摸鼻梁,最后将两瓶美瞳一齐塞进阿鲁巴手里,跃跃欲试的握拳朝空气来回挥动了几圈:“哦哦,既然你都这么说的话!”


阿鲁巴对着金发少年远去的背影望了几秒,闭眼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


〈夜 20:00〉


“呵,只是这样就不行了吗,觉悟还不够啊,亚努阿。”


“是、是这样吗……所以在下到现在还是连双重影分身之术都做不到的半吊子是也吗。”


鲛岛抱臂盯着半跪支撑身体的亚努阿,笃定面前兄弟的界限还远远未够,但考虑到对方总是莫名玩脱自己的肩膀,他朝亚努阿伸出手:“还能坚持吗?”


“当然是也!难得鲛岛学长愿意陪我一起修炼秘技!”亚努阿也不推拒,平复呼吸后拽住鲛岛的手,一使力就————


“咔吧。”


——————————————————————


〈夜 20:10〉


“艾鲁夫 不用管那俩个家伙吗,他们已经做了什么'面不改色反复左右横跳'两个小时了欸?”


“别在意别在意,那俩人是友情笨蛋啦,肯定不会落单的类型。更别说鲛岛特地从隔壁校区跑过来还借了新生的军服。”


“……结果根本不是这个学校的啊鲛岛学长?!!”


“比起那个,阿鲁夫,你不觉得哪里怪怪的吗,我认为自己快要融化了大概不是错觉。”


“艾鲁夫……?!!别消失啊?!回想起来啊光辉的岁月人生的梦想还有人妻的大姐姐什么的!”


“……最后一个只是你个人的兴趣而已吧。”


漆黑的夜幕中神秘消失的非洲少年和抱着被不明物撑起的衣物字面意义上用棒读的方式痛哭不已的欧洲友人。


日后被认定为校园十三大传说之一。


艾鲁夫开始向人请教美白方法。


——————————————————————


〈夜 20:30〉


“喂喂教官来了!谁的眼睛比较好啊快点看看今晚是哪个!”


“一二三……五,五点!今晚来的是五点!狄岑巴里最弱(不会给辅导员打小报告)的那个!”


“跑跑跑,谁要大半夜在操场上数着星星听教官边因为咬到舌头抽泣边唱意义不明的召唤曲啊!”


狄岑•五•今晚特地练习了帅气的姿势想问“少年骰否”•巴教官,寂寞地捧着缺俩面的骰子坐在操场角落。


另附:因为翘晚训里领跑的家伙是个夜盲,某队全员一起无视了预订好的后门从正门大摇大摆的冲了出去。


在校门处休息的狄岑•一•腰有点疼临时休息但还是不太放心过来视察•巴教官表示:全员记过,明早跑圈。


——————————————————————


〈夜 21:00〉


孤零零一个人找到正确路线打算从后门的铁丝网翻出去的阿鲁巴•弗流林戈跳下去的时候推倒了在门外守株待兔的罗斯。


“如此急着投怀送抱吗部长?”


察觉到被压在身下的人在自己后腰扣住的双手,阿鲁巴默默咽下喉咙里一口血。


“班长我们商量下明早寝室用什么方法醒神?”


“叫我罗斯。”


-end-


评论(35)
热度(36)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