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呵没有人能阻止我跑圈了现在的时速连高铁都追不上我[○・‘Д´・○]!

小生劇場:

 @刈枵_裹于软乎乎的毯子里夏盹 


现在动笔前的我有些惶惶然不知所措。一是没有经验不曾写过而害怕写不好,二是因为要送给刈枵桑才过于激动无法组织语言。总之请让我用冗长胡乱而笨拙的文字写下自己的感受,作为长评献给刈枵桑。

再次读了一遍Marine snow,不得不先说刈枵桑的文字描写真的是非常细致入微。景色甚至细节到一片叶子的脉络顺着阳光与清风会呈现怎样的姿态,而人物的动作与神情同样。就像用笔描绘出一幅画,人正在做什么,他什么相貌什么表情,面面俱到栩栩如生。并且,文章还拥有普通的画面无法展现的心理,让读者可以设身处地代入角色。虽说此文鲜有心理描写,但一些打动人心的小细节足以弥补。

文章开篇便是巧妙地写两位神秘拥有特殊身份的游者,以此借他们来引出故事与过渡发展。而通过吟游娓娓道来接下来的冬游者与狼之子的物语,他们的故事正如同歌赋婉转动人。

我看同人文,总喜欢寻找是否含有原作的影子,抑或影射原作中的什么梗。这篇文的阿鲁巴是一位拥有使命的游冬者,他要牺牲自己的性命去驱逐怪物。这让我想到原作中魔勇时期的阿鲁巴,温柔而强大。而狼之子的西昂更像是我心中私设的克西,外表坚强,但他终究是个孩子,由此内心脆弱。这样的西昂需要这样的阿鲁巴去包容与理解,我喜欢两人间的这种感觉,感谢刈枵桑将之圆满。

与原作相反的不是阿鲁巴继承勇者之名,而是反过来西昂传承游冬者的使命,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设定,是基于原作而又是对原作的突破。并且由刈枵桑细致渲染描写的剧情与安排的发展让我有一种观看电影又身临其境的错觉:他们的一切正在我眼前发生,他们的一颦一笑喜怒哀乐我全部知晓。

我最喜欢的一段便是物语的终章,坠在半空的两人,西昂被阿鲁巴拥在怀中,一段排比描写衬托心理,最终以西昂弓身的画面与独自的呢喃收尾。可能是受到《萤火之森》影响,我脑中的两个场景重合:萤抱着银的衣服痛哭的画面,与这篇文,我想象中的西昂在内心哭着。在他亲眼所见真正的雪之前,在这片无冬之地,他的心中先下了一场雪。水凝结为规则的六角冰晶,寒冷是因为过于悲伤,是因为承下使命。

到文章尾声刈枵桑又给了我惊喜,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开篇出场的游者竟然是2p色的克莱尔与露基。我在想,游冬者与狼之子的故事究竟是吟游歌者的杜撰,还是几近失传的真实。克莱尔与露基和他们又是否有着关系呢?

这是关于某位游冬者与某位狼之子的物语。

这同样是关于两位无名的神秘游者的物语。

前者因历史车轮的碾过不被知晓,而后者正讲述着,正还原着,我想有他们在,那他们的物语便不会终止。

絮絮叨叨就至此吧,最后再一次感谢刈枵桑将这么棒的文带给我们。

by某刈枵痴汉。



评论(3)
热度(7)
  1. 亦逍小生劇場 转载了此文字
    呵没有人能阻止我跑圈了现在的时速连高铁都追不上我[○・‘Д´・○]!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