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Phantom limb pain.

#依旧是打开的文档和完成的内容不相符

#依旧是突发性的,以前看过的一个漫画梗添加一点儿私设

#依旧是性格奇妙的阿鲁巴,OOC,非常系世界观

#<Fictional Explosion>虚构性爆炸,无血迹,不会死亡但会七零八落的那种,腐烂速度无限放慢,能医学性缝合

#请来一个人砍手,跪


——————————————————————————


〈Phantom limb pain〉


日暮黄昏的时间,残阳在西沉前拼命地散播余热,光线攫住佝偻着身躯前行的人们,将影子倾斜拉长投射在被染成夕红的地面。


阿鲁巴蹲在路边,手中抓取的冰棒无法承受温度附加时间的双重作用,由固态渗析出的水珠沿西瓜瓣外形的轮廓接连滚落,顺着木棍滑过手背,带来粘腻和凉意并存的不快感,最后在地表留下一滩小小的水渍。


他已经和〈某个东西〉对视了近五分钟。


“学长,你还活着吗?”

似乎觉得就这么继续端详也不是办法,阿鲁巴惊醒般地把剩下的冰棒塞入口中,含糊不清地话语从舌头和冰冷硬物相互碰撞的间隙中溜出。


“哈?你在说什么傻话,这种状态怎么看都不像活着吧。”


“那么…死掉了?”

阿鲁巴猛地将口中大块的西瓜红咬碎,从臼齿透入牙龈的寒意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啧,保留能和死人说话的设定你是哪儿来的中二生吗。”

对方上挑的眉尖充分传达出不耐的情绪,如果不是条件限制搞不好早已一拳挥出,阿鲁巴“咕噜”一声吞下融化大半的冰水混合物,禁不住暗自庆幸地摸了摸软肋的位置。


“学长,需要我帮忙回收吗?”


随意地在白衬衫上揩揩手留下浅朱的痕迹,他捧起了罗斯的头部。


——————————————————————————


门锁被开启的声音吸引了罗斯的注意力,他枕在沙发垫上转动眼球却由于背对着玄关什么都看不见。


“学长在生气?”

阿鲁巴丢下拎包晃悠到罗斯的面前,仅凭一颗头当然没办法自己移动,对方也是清楚这点才肯勉强委托自己寻找其它部分,然而在事实面前自尊心强盛的学长现在的心情必定尴尬不已吧。


“闭嘴,零收获的家伙快点去屋顶上边做拿大顶边唱<一方通行>然后等着逮捕。”

“你的兴趣原来这么奇葩——不不不我什么都没说啦别瞪着这边拜托了。”


阿鲁巴举起手中的黑包裹朝罗斯示意:“姑且去学长发生<Fictional Explosion>的地点查看了一番,找到了哟,虽然只是一小部分。”

他倾倒出一堆破破烂烂缠在一起的人体器官,从中挑出几根指头点清数量。

“糟了,还差三根,不会被哪里的流浪猫当成食物叼走……我错了真的错了学长请松口!!”


罗斯不屑地哼了声,满目嫌弃的张嘴吐出阿鲁巴齿痕深陷的手背。

这不怪我,他想,谁让这个笨蛋把手放在这么便利的地方。


“总之……得先把这些保存起来、”


阿鲁巴戴好医用手套,将福尔马林、酒精、甘油以及其余的药物按比例配制调和为浓稠的混合液,灌入准备好的容器里,最后将找到的器官放进去保养防止腐烂。他有条不紊地操作每一步,娴熟的动作仿佛已经演练过上百遍。


“很熟练啊,难道是为了日后的不法行为做准备?你是犯罪预备役吗超——可怕,我还是一恢复就马上叫警察好了。”

“其实我是医科生……说起来对着恩人说这种话?!虽然早有耳闻但学长你果然好过分啊!!?”


“哼嗯?果然是为了入社会后尽情玩弄那些追求你的女性才锻炼的?”

“学长你的脑子才是被炸飞……哈哈哈哈我有说什么吗你的眼神充满杀气欸?”


阿鲁巴擦擦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浆糊般的思维艰难地筛选解除窘境的话题。

“对了学长,会痛吗?”

“稍微有点,拜此所赐这几天基本没法入睡。”

罗斯阖上咄咄逼人的眸,些许疲倦浮上瘦削的脸庞。


“真是不合理,明明都在爆炸中四散分飞到各种地方了,却能清晰感觉到每个伤口横切面的疼痛,也就是所谓的幻肢痛?”


——————————————————————————


“抱歉,学长,只有心脏完全没有线索……”


“无碍,”罗斯活动全身的筋骨确认重新缝合后的躯体内神经锁的正常链接,转而接过阿鲁巴递来的夹克衫穿上,能够自如操控身体的感觉比他想象中的要棒。“用适当的人造品代替了,科技的力量不容小觑呢。”


他抬手抵住胸腔,现在位于那里的不再是生机勃勃跳动着的活体,而是机械的搏动在处理血液的循环,即使堪堪维持住必要的生命活动,血管的接合处却依旧在隐隐作痛。


“还是和你说句感谢吧,比我想象中的要快,我以为凭你的速度三年都不一定能完成。”


“我可是相当努力的为了学长四处奔波了欸?!”

“噗,是吗,辛苦了。”

“别把人当笨蛋啊!”

阿鲁巴忿忿地挥开了在头顶肆意作乱的手,尽管非常眷恋,但如果沉溺于对方偶尔的温柔对待,他脸上的表情说不定会露出破绽。


“那么明天学校见。”

停下一时兴起的逗弄,罗斯摆摆手干脆利落地走出阿鲁巴的家,后者则倚在大门口注视着罗斯的背影被街区的转角吞没。


——————————————————————————


“对不起,学长……”

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阿鲁巴从冰柜里小心翼翼地托出一个盛满棕褐色液体的玻璃罐,在罐子的外壁上用手指不断描画着内容物近似桃子的形状。


对不起,学长,我撒了谎。


他在只身一人的空间中喟叹一声,无法忽视的满足从胸腔汹涌地漫溢而出,继而堵塞他的咽喉,扼住他的呼吸,填补他全身心长久以来求而不得的缺失感。


阿鲁巴用脸蹭了蹭泛着冷意的玻璃罐。


只有这个,不会还给你。


-fin-


评论
热度(33)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