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犯罪預科]-組織〈Circus〉職位猜想

#Circus相關的性質和目的尚未決定,擺在這裏的也只是對職位擔當者的性格模擬、猜想,實際由哪位人設、或是生成新的人設擔當之類的事儀全部屬於未知。

——————————————————————————

◆[Eins]-團長

現役:未知

不管團長的品味具體如何,我們得拒絕大背頭和毛領大衣,除此之外就算穿著反季節的衣物也無所謂。

實際上這是個行事相當古怪的人,也正因為他的古怪和不拘小節才能吸引到出色的成員。他或許不算聰明,卻總能把握住重點、本質。

但即使再怎麼邋遢,每次的“正式演出”前都會把自己收拾地人模人樣——當然邋遢的時候可以考慮只看他的臉。

對“演出”成功度的重視高於一切,也只有這種時候才會收起對成員放縱的態度變得嚴苛起來。

是個護短又小氣的人,有自己必須貫徹的“大義”和理由。

◆[Zwei]-魔術師

現役:未知

被喊“變戲法的”會理所當然的生氣。我們

既然是魔術師,先不論性格,他的技能(罪名)用出來必須炫,比加了特級還炫,炫到爆,能夠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俗稱場控。(茵芙蕾的召喚能力就是為此而生,然而她的心理還過於幼稚,所以作為繼承者來考慮——這樣一來,給萊提克斯的罪狀加上點炫的成分讓他成為〈魔法師〉現役怎麽樣,雖然從感覺來說,技術宅本身就夠拽了……?不過其實已經有了這個職位的人設的大概構想了,是個熟女。)

〈這場盛大的演出如同綻燃的煙花般短促,一生可只能看到僅此一次,演員(我)已經就位,那麽觀眾(你)呢?〉

◆[Drei]-小丑

現役:未知

雖然很像,但目前和緹莫沒有直接關係。(題外話:為了增加緹莫的生存率,他的能力需要一定修改。)

從不以真面目示人,有“樂”、“哀”、“怒”三張面具並用它們表示感情,僅限換面具時手速高到無人察覺的地步。

全團針對他開展過〈剝面大會〉等活動,基本以失敗告終,但可以說的是存在知曉他相貌的人。

逗人開心的小把戲很多,動作誇張滑稽,無時無刻不在表現著“小丑”的定義,即是失去自己性格的人,摘下面具會膽小、畏縮起來吧。

〈面具下的我映在鏡子裏,大抵會是一張無趣的臉。〉

◆[Vier]-走鋼絲者

現役:未知

作為玩弄自己生命的瘋子,他搞不好是和投鏢者相性最好又最差的傢伙了。

用自己的生命來進行豪賭是他樂此不疲的事,有時無論賭注大小,他只是對“賭博”這一行為如吸毒者般入癮。

他享受著類似腳踩鋼絲其下是萬丈深淵的把生存率壓到極限的快感。

然而他對死亡異常敏感且懼怕,在真正的“最後”面前他像嬰兒一樣連反抗的意識和力氣都沒有。他可以去博取0.01%的勝率,但絕不會參加敗率100%的事。

◆[Fuenf]-投鏢者

現役:未知

作為戲耍他人生命的瘋子,他無疑是和走鋼絲者相性最糟卻最配的傢伙了。

讓我們從腦海裏剔除某位笑聲詭異的金毛王族——雖然投標者同樣很擅長鋼琴線與小刀的技巧,並且是位不折不扣的抖S。

在肆意玩弄別人的同時他不得不忍著心中狂虐的殺意,沒有約束的話他會成為優秀的殺人狂……不,說不定在入團前就已經是了,有人曾妄言在斷罪科看過他的通緝令,誰知道呢。

沒能發洩出去的殺意反向作用在他自己身上,體現為時不時的自殺傾向和通常的自虐傾向,所以別亂扯他的繃帶。

◆[Sechs]-馴獸師

現役:未知

一個熱情似虎、狠厲若狼的人。

看起來是個無害的樂天派天然呆,卻意外地不受小動物歡迎,相反猛獸會輕易臣服于他,大概是骨子裏的兇悍強勢讓弱小的生物感到不安的原因吧。但本人著實是非常喜歡可愛的小東西的,包括小孩子,似乎有“成年前的小孩子都是天使,不能稱為人類!”的歪理。

比起人類更加親近動物,對於要做的事大多說一不二,討厭反悔,對無理由“破壞約定”一類的事無法容忍。

〈人和動物沒什麽區別,只要擊破利益的平衡點,他們會在貪慾的作用下瞬間淪為野獸吧。〉

◆[Sieben]-助手(雜役?)

現役:未知

做著各種跑腿和打雜的工作,是全團最穩重的人也說不定。因為要兼顧一群生活白痴的膳食,手藝相當精巧。

有一副會讓別人覺得“這家夥超好欺負”的和善臉,性格也比較忠厚老實,但發怒的話是全團都要想盡辦法討好的對象。

作為團中不起眼又不可或缺的角色,起著調和劑的作用。

评论(6)
热度(8)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