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泽伦狄亚]-研究课题为创世学的小组

#泽伦狄亚的相关概括定义是[当主角的技能先期就点满后论反派要怎么苏,再苏,花式苏](根本和这没有关系。)

#泽伦狄亚的相关贯彻宗旨是[常识和合理性跟着智商一起去跳华尔兹了。]

——————————————————————————

[伊里恩,别睡了。]

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青年不耐烦地推动仰面躺在沙发上的人,对方毫不领情地咂了咂嘴,翻了个身背对着青年。

[希文老头子的课题下来了……我说你倒是醒醒?]

伊里恩完美的阐释了过耳不闻的定义,裹着暖咖色毛毯在沙发上蠕动着摩蹭了一会儿又没了动静。

[这是你逼我的,之后可别来找我麻烦。]

青年再三确认伊里恩没有起来的意思,他退了几步,随着深呼吸淡淡的虚影在他身后逐渐一层层叠加凝实显出一个砂时计的模样,在虚影的形态逼近实体时他用和方才的嬉闹不同的肃穆语调开口:

【权限为〈纵横交错的时与空〉,季节的流转不会止歇,在璃月凋谢百次……】

【权限为〈灾厄与戒律的授者梦境〉,对当前权限发动的适当性予以否定,暂时取消DE037的使用许可。】

清亮的嗓音打断了青年的喃喃,尚未成型的砂时计的形态像是被投入石子的湖面,在表层一圈圈的波动漾开后复又淡入空气。青年像是被噎住了般嘴巴张合了几次,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继续先前想做的事——这是当然的,他可是被TX003的家伙禁止了权限——想到这点,他颇为不爽的啐了一口,几乎是斜觑着推门而入的人:和门内年龄相仿的两人不同,双黑特征的后来者外貌只能称得上是15、6岁的少年。

[又是你,堪黑尔。]

[莫瑞安,我以为你已经得到教训了。]

[教训?我不太清楚你指什么。]

莫瑞安抱住了手臂视线左右飘移,仿佛突然被书架上镂刻的纤细纹路所吸引

[十五天前在伊里恩睡觉的途中将他转移到离地八万米的高空中惹恼了他,导致在三天之内全身毛发的活性被彻底激发,看到你的人都以为见到了新的物种于是疯狂追捕,你还想再来一次?]

[啊哈哈、有这种事吗……]

[因为你拉不下脸承认只好拼命逃窜,事件已经被命名为“闪现,扰乱时空秩序的迷之金黄毛球”了,或许你想看看用记忆魔纹铭刻后的归档卷轴来忆起自己曾经的蓬松姿态。]

[啧,简直是一生的耻辱……谁能想到DE023〈吟咏生命的风息〉会被这样用啊。]

[你对权限的使用方式和他差不了多少。]

闻言莫瑞安耸了耸肩不打算反驳,和堪黑尔争论这种事并没有实际意义,他只是每次见到对方都止不住焦躁而已,现在更重要的是希文导师给出的研究课题。

莫瑞安朝依旧好眠的伊里恩扬了扬头,带着看笑话的戏谑,[干脆喊醒他的重任就交给你吧。]他挺期待明天的头条是“捕获掌握三重法则的漆黑迟钝毛团”。

【梦的最后端点是破碎,早安伊里恩,该起床了。】

和他的愿望相反,堪黑尔引动了梦境法则后仅用一句再平常不过的招呼就达到了目标,并且从伊里恩迷迷糊糊揉着眼睛说“早安”的状态来看,梦并不是被恶意掐断,而是平静地迎来了终结。

啊啊果然,莫瑞安想,即使经历过那种变故导致了缺陷的存在,骨子里却仍然是个对旁人细心又温柔的家伙。

但正是如此才感到更加火大。

[我说矮子,刚才是谁摆出一副把权限用在这里是浪费的态度的。]

莫瑞安挑了挑眉,无畏惧地迎向望过来的黑色眸子,试图从里面找出一丝隐含的负面情绪,令他失望的是,即使听到带有贬义、对面前的人来说曾是禁忌之一的词语,此刻堪黑尔的眼底甚至连分毫的不满都没有。

[希文导师一个就够了,我不想在组员里看到第二个老爷爷,你可是想要一口气给伊里恩流转百年的时间。]

[不是挺有趣吗。]

从容地走到房间正中央的红木圆桌旁,莫瑞安拎起桌角的素色茶壶注入沸水,干燥后的芽叶在水中尽情舒展着卷曲的身子,在高温的刺激下深锁其中的清香伴着氤氲热气盘旋升腾。

[结果,这次的课题是什么?]

[关于这个……]

堪黑尔少见地迟疑了一下,而在熟悉他的莫瑞安看来,则更接近于掺杂了迷惑不解的呆滞

[是创世学。]

[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是我耳朵坏了还是你记错了?]

莫瑞安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手上抓取茶点塞进嘴里的动作停滞在半路,被偷偷凑过来的伊里恩一口叼走

[老头子终于傻掉啦?]

伊里恩边嚼边问,能在吃东西时清楚的说话是他费时长久练出的绝技,不出几秒视线又自动瞄上了餐盘里炙烤地酥脆焦黄的蛋挞,正准备出手就被莫瑞安抢了先机,后者得意地咧开了嘴,慢条斯理的品尝与其说优雅,不如说看起来格外欠揍。对此伊里恩顺手托起瓷碟做出飞盘的手势滑了块绿油油的蒟蒻布丁过去。

[呵,要停下它太简单了,权限……!]莫瑞安悠然自得的态度在意识到自己的使用许可还处于禁止时变为慌张,想躲开已经晚了,他几乎是心碎地盯着粘糊糊的布丁快要沾上自己挺喜欢的衣服之一。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所以当场就建议了要不要让OE084来帮导师查看下身体,却被拒绝了。]

千钧一发之际堪黑尔用银制叉稳稳地戳进了空气中高速移动的布丁,将它放回餐盘中,布丁弹性十足的身体在原地微微颤动。

他拉开椅子坐下,见此对面两人也依次落座。

[你推荐的偏偏是那位医德不知道扔去哪个角落里的解剖狂啊,是人都会拒绝。]

[但不得不承认他技术不错……。]

伊里恩接上话茬,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妙的回忆,他抬手捂住自己的右脸颊露出了肉痛的表情。与此同时堪黑尔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巧的多面体,手指沿着交接面处不明显的缝隙摩挲,没等多久,像是被按下启动按钮的多面体自身开始排斥重力悬浮于半空

[导师交给我们的确实是毫无疑问的真品箱庭素体。]

[就这么个小东西?]

[这是未展开的初始状态,要完全开启它据说还需要你的砂时计和一些材料。]

[我还是不明白,老头为什么把这个课题交给我们,他难道忘掉“艾露法”的事了?]

将信将疑地打量着面前用一只手就能轻易握在掌心的多面体,莫瑞安将沏好的茶倒入杯中,茶液在杯里旋转着散发出浓郁的香味

[即使是拥有〈创造〉的他都没办法做出个像样的世界,甚至差点引起足以吞噬现实的大爆炸,更别提我们被叫成败组欸,老头摆明想让我们卡死在它上面——对了检验标准是?]

[导师说等看了才知道。]

[我们联手揍他一次吧,真的,一次就好。我猜他连什么时候看都没告诉你,或者说没想好。]

[嗯。]

[嗯个鬼啊?!]

莫瑞安手有些抖,他不保证再和堪黑尔说下去自己会不会将杯盏中滚烫的茶水泼过去

[然后怎么办?老老实实的创世吗?]

[在那之前还有不少工作,比如基础资料和一些权限的数据收集,不过我认为现在有个最优先事态。]

[什么?]

[伊里恩又睡着了。]

在堪黑尔和莫瑞安谈话的几句时间内,某个浅灰色脑袋早已埋在桌上,仔细听的话还有微弱的鼾声。

莫瑞安十指交叉声音低沉认真:

[堪黑尔,干脆我们让他长眠不醒怎么样?]

评论
热度(1)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