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妖paro]-妖之森的猫与狐

#阿鲁巴小天使生日快乐!虽然这么说不过迟了一个小时 _(´ཀ`」 ∠)_

#两个晚上人干事,来不及(没精力)修了、真的有人愿意忍着奇怪的私设和混乱的情节看到结尾吗……。

#没估算错的话之后还有两篇左右的番外,大概

————————————————————


妖の森の猫と狐


————————————————————

<Episode Ⅰ>


“呐,听说了吗?”

淡色的月华铺洒于地面之上,漆黑的角落里传来一声尖细微弱的询问,接着从枝桠间、草叶中跌出一团团小小的黑色影子。

它们围成一圈相互摩擦着确认彼此的气息,直到先前的声音第二次发问:

“呐,听说了吗?”

所有影子的动作静止了一瞬,然后在原地交错跃起,落下时发出的“嚓嚓”声此起彼伏,奇妙的嗡鸣像被人胡乱哼出的旋律

“听说了啊,听说了哟——”

两只稍大的影子被挤到了圈子中间,抖了抖身子逐渐拉长变为歪歪扭扭地、有着三角耳朵的动物形状

“关于某稻荷神社的笨蛋红狐与绯瞳的黑色猫又被建立了奇怪契约的故事~♪”


<Episode Ⅱ>


“阿鲁巴。”

粉发的女孩在拥有火红色毛皮的狐狸身旁蹲下,用随手摘来的野雏菊搔动它的鼻子,狐狸蔫蔫地从喉咙里哼了几声,将头摆向另一个方向。


女孩用指尖抵住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就凑到对方的耳畔开口

“罗斯回来了哦。”

原本耷拉着的尖耳忽地竖起,狐狸睁大的灰棕色的眸眼里满是兴奋,刚一起身就迈动四爪想要往神社外冲,所幸女孩眼疾手快地捉住了他的尾巴


“阿鲁巴打算就这么去吗!”


看着狐狸抱住自己被抓疼的尾巴在地上痛地直打滚,女孩在感叹毛质柔滑的同时反而义正言辞的教训起来,不忘加上一句恐吓


“会被做成狐狸火锅哟?”


眨眼的瞬间站在原地的已经是一个稍显瘦弱的少年,要说和人类不同的地方就是没藏起来的耳朵和毛茸茸的尾巴


他有些不习惯地扯了扯身上的衣服,以欲哭无泪的表情低头看着身高只到自己腰部的女孩


“露基,虽然感谢你的提醒,但是我的听力很好,刚刚就算用喊的也可以听见的啊…为什么要特地拽住尾巴、很痛欸?”


“当然是为了让睡得傻乎乎的阿鲁巴提高警戒!”

“在我的神社里会毫无顾忌对我下手的只有你和那家伙吧!”

“说起来你不赶着去见他没关系吗?”

“所以我一开始就想直接过去、啊算了,总之来通知我的事谢啦。”


阿鲁巴转身继续向心中的目的地冲刺,愈接近约定的地点步子就越发轻快,他远远的就瞧见树荫下比自己个子稍高的黑发少年的背影,只是对方此刻似乎与谁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左手挥下的动作是明显拒绝的姿势


“罗斯在和谁说话咦……艾鲁夫?噗还是老样子皮肤很黑,明明不怎么晒太阳的。”

优秀的视力让他在短短几步间看清了罗斯对面穿着吊衫脚踩木屐的人,而后者像是注意到阿鲁巴的视线一样望了过来,露出自然的笑脸挥了挥手。阿鲁巴正打算回应时罗斯却猛地回过头,脸上是难得一见的焦躁


“别过来蠢狐狸!!”

“就算你这么说——!?”

脚刹不住。

不仅仅是高速奔跑导致的惯性的因素,阿鲁巴愕然的发现有股莫名的吸引力在拉动自己的腿继续笔直地朝罗斯的跑去,最后狠狠地撞进来不及躲避的对方的怀里


异变在一秒内产生,以两人的立足点为中心展开的法阵散发着荧蓝色的光芒,勾勒出它的图画和文字倏然间抽丝剥茧般化为游移的光线,在阿鲁巴和罗斯的心脏处描绘出优雅却透露着不祥的刻印。


艾鲁夫则在一边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一幕,


“祝你们好运,这是给不坦诚者的……。”

他闭嘴吞下未说完的话,悄然隐没在光影间开启的夹缝中。


<Episode Ⅲ>


阿鲁巴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罗斯的事,当他从神社的石段往下眺望时,黑猫正呆在鸟居的台石基座旁不耐烦地摇晃着两条尾巴,用爪子拨弄着一个手掌大小的塑料球,然后在阿鲁巴还没看清里面装了什么时张嘴一口咬了下去


“那个不能吃啊?!”

习惯性为别人担心的狐狸使者以人类的姿态从石段上一跃而下来到猫咪的身边,伸手抓住已经有小半部分进入它嘴里的塑料球向外拉——阿鲁巴这时才发现里面有只惊慌失措的仓鼠——可惜黑猫并不领情,爪尖抠入地面身体后倾绷紧,牙齿也死死卡进了仓鼠球的缝隙


“我知道了是要吃小鱼干对吧!一会儿喂给你这个真的不能吃、、!”

阿鲁巴有些急了,潜意识忽略对方也是妖怪的事实一心想把球从猫嘴里弄出来,,如果一点崩裂的塑料碎片弹进猫咪的喉咙都可能让它丧命,而黑猫对阿鲁巴的劝诱却置若罔闻一个劲往反方向使力,只听见清脆的“咔擦”声,被两者争夺的中心不堪重负地裂成两半,圆滚滚地三线仓鼠抱成一团一骨碌掉在地上,接着小家伙翻身避开了阿鲁巴欲拯救它于天敌的手,动作敏捷地顺着黑猫垂下的尾巴之一爬到了猫咪的脑袋上,噗叽地趴了下来


猫又眯着一双红眸盯了阿鲁巴几秒便踏着慵懒的步子离开了,阿鲁巴不由自主地跟了几步然后停下


“眼睛真漂亮啊。”

少见的苹果红鲜艳又明亮,阿鲁巴稍微明白了一点收藏家对宝石的痴迷,不过他认为就算是最上等的猫眼石也比不上猫又的红眸。


“等等它刚才是不是在瞪我……?”


从那之后阿鲁巴身上总是带着一些小鱼干,那大概是对再次见面的期待。


<Episode Ⅳ>


六町是个不会标注在地图上的偏僻小镇,在科技与交通逐渐发达的现代,原本居住在这儿的人类早已举家迁移到灯红酒绿的大城市里,只有这个与世隔绝的小镇像被时代抛下,保持着最初的质朴。而人迹罕至和接近自然的生态则吸引了更多的“非人之物”来这里定居,久而久之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妖怪小镇”。


比如夜里提灯的老婆婆或许笑着笑着就会咧开三瓣嘴,六町稻荷神社后的森林偶尔会发生小型爆炸,镇里时不时有被冰冻或割裂的痕迹……


阿鲁巴是六町稻荷神社的狐狸使者,虽然因为无人祭拜信仰的力量已经在时间中流逝殆尽,只能说是稍微强点的妖怪,平日里又频繁地被镇里的大家呼来喝去或是耍着玩,却依旧能很肯定地说自己喜欢这个平凡又热闹的地方。


碰到猫又是一年前的事了,期间阿鲁巴再没见过它。不是没想过打听有关的消息,但妖怪一向讨厌被无故干涉,这其中猫又的随心所欲更使得踪迹难以寻觅。


会不会已经走掉了啊……。


阿鲁巴撑着下巴坐在鸟居的贯木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摆动着尾巴


“嗑哒哒哒……”


他循着声音往下望去,某团毛色黑白相间的生物正抱着柱子啃的欢快,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支撑鸟居用的杉木柱。


反应过来大事不妙的阿鲁巴手忙脚乱地从贯木上跳了下来一手拢起三线仓鼠,心疼地摸了摸被啃下一块生漆和少许木屑的柱子,努力压制着用力捏扁手里用水汪汪的黑豆眼无辜瞅着自己的小动物的欲望深吸了一口气。


“你好像是上次被关在球里……啊,跟着猫又的仓鼠!”


仓鼠捋了捋自己的胡须,指着神社后山的森林后爪挠动阿鲁巴的掌心,按照提示一路找过去的阿鲁巴见到了瘫倒在森林入口处的猫又。


腰侧腹被拉开一道长达十公分的伤口,除此之外的伤口不计其数,因创口过大无法凝结成痂的撕裂处还在不断的渗血,遍体鳞伤的黑猫凄惨地躺在自己的血泊中,身体微弱的起伏毅然是奄奄一息的状态。


然而它却在阿鲁巴尝试靠近的瞬间警戒地睁开了眼,宛若红水晶般的色泽里透露出的倨傲意味比初次见面时更甚。


阿鲁巴敏锐的注意到黑猫的尖锐视线在扫到自己手上的仓鼠后松懈下来,随即虚弱地阖上眼。直到这时他才敢恢复自己一时屏住的呼吸。


让猫又放下戒心的并不是自己,而是手中软软的仓鼠。这个事实让阿鲁巴有些寂寞。


“糟了、伤得这么严重得快点送去露基那里!”


他小心翼翼地抱起失去意识的猫咪,毫不在意被蹭上血迹的衣服,尽量平稳不颠簸地小跑着进入森林深处——


那里是见习女巫,三代露基梅德斯的居住地。


<Episode Ⅴ>


今天是被不明契约刻印后的第三天,阿鲁巴在妖怪生涯中除了细数罗斯不在的日子,从未这么清晰的感受到时间的概念。就像握在手中的沙砾,即使再怎么仔细呵护,仍旧不可避免地从指缝间落下。


“蠢狐狸在看什么?整个人都出神了欸,难道是被不健康的幻想塞满了空洞的脑袋吗?哇真可怕要不要报警算了。”

“只是发呆而已啊!你到底以为我的脑子里装着什么喂,再说警察对我也没用吧、”

“当然是空气哟空气,这个人真可怕啊居然连运用身为妖怪的优势躲避法律的追缉都想地出来?对你这种态度就要给予天罚。”

“我根本还没有犯罪——噗唔?!!”

阿鲁巴捂着腹部面露扭曲的半蹲下去,在他面前的罗斯则是收回拳头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呼,清爽了。”

“……你只是想揍我对吧。”


罗斯不置可否地耸耸肩靠在虬劲干燥的树皮上,晨曦钻过树叶的摩挲洒在他身上镀上了一层朦胧的暖晕。阿鲁巴看着这样的他没来由地觉得心慌,仿佛稍一错眼就会溶进光里消失不见。为了缓解不安定的情绪阿鲁巴看似不经意朝侧面挪了几步让自己的影子能够投射在对方身上


“不要一个劲自己傻笑了,除了毛皮之外一无是处的红狐狸先生,”

罗斯掩嘴打了个哈欠,面容上有着遮不住的疲倦

“今天打算去哪儿?”

“昨晚阿蕾丝和徳依菲尔回来了,应该会停留一阵子,去问问看他俩怎么样?”


阿鲁巴和罗斯胸口的刻印并没有让俩人感到痛苦和不适,但也不是什么无害的东西,至少对罗斯来说。


通过两天时间他们已经足够明白,这是一个单向不可逆的剥夺契约,对象是罗斯现有的生命总量,接受者是阿鲁巴。每过一天,猫又十年的生命力就会强制移交给阿鲁巴


妖怪幻化出的人类外貌会跟着年龄增加而改变,最普遍的规律就是每十年外表一岁左右的成长,只有两百岁成年后的部分妖怪能对容貌的改变操控地得心应手。


而契约直接导致两天内原本174岁的猫又和154岁的红狐在年龄上的对调。


阿鲁巴跟在罗斯身边注视着对方因生命力减少显得愈发柔和年幼的侧脸,心里涌出不可思议的感动,像是触碰到了相遇之前罗斯的时间。


但现在麻烦的是,放任契约继续吸收的话,自己只是增加了近两百年的岁月,相对的不超过18天罗斯的存在就会泯灭。


对阿鲁巴来说这比起作为稻荷使者时失却了最后一个信仰者的感觉更加难以忍受。


<Episode Ⅵ>


“不知道欸。”

在脸侧的一缕头发上绑着洁白缎带的蓝发鸦天狗歪着脑袋用看到新奇事物的闪闪发光的眼神盯着绕着阿鲁巴脖子趴在他肩膀上的黑猫,另一边的鸦天狗则没什么干劲地盘坐在地上用快要睡着的调子回答:

“我也没听说过。”


阿蕾丝和徳依菲尔是鸦天狗一族的搭档,相同的敛金目的将他俩湊在一起,作为“妖怪商人”往返游历于各地。阿鲁巴本以为能从见多识广的他们那里得到一点讯息。


“见习女巫也没办法吗?”

“露基正在试做各种药剂,不过效果的话……阿蕾丝可以不要拿着剃刀对准我的尾巴吗?”

“诶呀呀别这么在意。”

阿蕾丝讪笑着晃了晃手中的危险品,银亮的刀片在阳光下划出锋利的轨迹

“你的毛夹在护身符里的话会变得很好卖哦?尤其是尾尖带些白色的那撮,和人类说是[稻荷神使的庇佑]马上就给出这个数来购买呢。”她颇为自得的比了比手指。


“听到这个我也不会高兴——嘶!”

鸦天狗发挥出异于常人的超高速脚一蹬就扑向阿鲁巴的身后,在成功刮下一小撮尾毛后肩背上的黑翼猛地伸展开来没有半点停顿地掠上半空


“目标物到手!对你报以感谢哟狐狸大人,不过利润是不会分给你的。”

蓝发的鸦天狗得意的笑着,振翅往更远的地方飞去,被丢下的徳依菲尔呆呆地看着,直到搭档的身影缩小为一个黑点时才不甘不愿地打开翅膀


“飞起来好累……下次推荐阿蕾丝选择人类的交通工具…。”


阿鲁巴有时候会怀疑徳依菲尔的真正种族,因为后者说出来话和精神充沛的鸦天狗一条边都搭不上。


“这件事阿鲁巴要解决的话,快点比较好。”

懒洋洋的鸦天狗在追上同伴前犹豫地开口说道:


“现在可能还不明显,只是疲倦和嗜睡的症状。”

“缔结成的契约实际上比你们理解的更为复杂,强行剥夺生命力会造成灵魂大幅度的损耗,虽然可以靠等待来恢复,你们大概没那个时间了。”

“放任下去的话,这只猫一周左右就会死掉。”


<Episode Ⅶ>


“西碳变小了好多啊!超怀念的!”

“闭上你的嘴克莱尔,不然我让你永远都不能说话好了。”

“哦哦性格超坏这点也没变!”

发色像刻意挑染出的黑白相间的少年新奇地在外貌只有12岁左右的罗斯身边打转,对此感到不耐烦的罗斯利落地出拳击中了对方的脸。


“连这份痛感也——不好像力道稍微弱了点儿?”

克莱尔毫不在意地揉揉自己的脸又凑回了罗斯身旁。


阿鲁巴当初知道三线仓鼠其实是一个被诅咒的人类时惊讶的表情可以拿去当颜艺了,在克莱尔变回人类后的一段时间内他都对克莱尔抱着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隐隐约约的敌意。


克莱尔会用“西碳”叫罗斯,那是猫又年幼时他起的爱称。

只有克莱尔可以用“西碳”叫罗斯,对阿鲁巴来说这种专属待遇是渴望而不可求的,即使只是名字这种小事。


但在克莱尔回复后罗斯出行时就再没带着这个人类少年了。

旁敲侧击地得知理由后阿鲁巴摆出了有如《蒙克的呐喊》般的脸,同时严肃考虑着人类对魔族幼女出手算不算犯罪。


“那个笨蛋诅咒解开的方法是[找到并呆在最喜欢的人身边]。”


<Episode Ⅷ>


“结果七天的时限过了大半还是没找到有效的办法吗?”

克莱尔和阿鲁巴并排坐在露基的木屋里的长椅上,从窗口能看到外面的空地上,粉发的女孩坐在秋千上微微晃动,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跌坐在地的黑发的猫耳孩子愤愤地和身上纠缠打结的毛线做殊死拼搏。


“不仅如此,就算记忆和经验没有消失,罗斯的行为却随着年龄在一步步幼化……我担心——”

来不及了。


阿鲁巴不想把这四个字说出口,但克莱尔虽然是乐天派但不是个真正的笨蛋。他本来想安慰地拍拍阿鲁巴的肩,然而和罗斯相反,已经进入成年期的阿鲁巴完全是大人的样子了,当然包括身高。所以克莱尔只能改为倒了杯红茶推过去,茶香总能使人在一定程度下平静些。


“你好像试过寻找艾鲁夫但失败了?别这么早下定论,我觉得他不是什么坏家伙。”

见阿鲁巴没回应,克莱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给不坦诚者]——你是这么听见艾鲁夫留下的话吧?那么我想解开的关键或许在西碳身上。”

他带着微笑瞥了眼外面玩累的俩人,

“因为要论[不直率],西碳可是比任何人都爱闹别扭啊。”


阿鲁巴在不久前曾经试探地问过罗斯“如果契约没办法破解要怎么办”,那时已经缩水了不少的对方难得沉默了一次,良久后迈着和猫咪形态一样慵懒的步子来到阿鲁巴的身前,踮起脚尖似乎想摸摸他柔软的发丝,但发现身高不够后立刻全力踢上了阿鲁巴的膝盖


“我无所谓啊,不如说阿鲁巴在聪慧狡诈的狐狸里算是一个异类中的异类,再怎么动脑子思考脑容量也完全不够了吧。”


阿鲁巴抱住快要碎掉的膝盖骨痛地发出不成声的呜咽泣音,被眼泪模糊的视界却清楚地接收到了绯瞳猫又的肆意戏谑。


[我无所谓,笨蛋狐狸没事就好,因为是特别的。]


<Episode Ⅸ>


“已经第七天了欸?阿鲁巴果然长的很大只啊。罗斯呢?”


阿鲁巴警惕地直立起耳朵挡在鸟居前阻住艾鲁夫前进的路,过度虚弱的罗斯被安置在神社内的本殿,由露基进行看护。

他一直不太清楚艾鲁夫的种族,包括六町镇里的每一个妖怪都不知道,连同艾鲁夫的身份、背景,以及掩藏在灿烂笑容下的真正居心。


“我被讨厌了吗?真伤脑筋啊、我可是挺喜欢阿鲁巴的哟。”

艾鲁夫无奈地摊手,随意地往前踏了一步。就是这一步让阿鲁巴浑身寒毛竖起,酥麻的感觉传播到了尾尖,好似被猎人上了膛地猎枪瞄准要害般动弹不得。


“我一直想养只狐狸来的?因为觉得阿鲁巴很适合就想着来商量看看,可是半路被罗斯截住了所以想了这个温和的办法来处理试试。”

艾鲁夫没打算把阿鲁巴逼迫地太紧便没有再进一步,一旦挑动对方紧绷的神经导致在这个场所发生战斗甚至流血事件就脱离他一开始的目的了,平心而论他不讨厌“妖怪小镇”的一切。


“就为了这种理由……罗斯他可是——!”

“[快要死掉了],对吧?我还以为你会愤怒地一见面就出大招干掉我呢,什么啊难道还在希翼我会解开你们的契约?”

阿鲁巴紧攥着手没有说话,因为这正是他在考虑的事。

“干脆这样好了,阿鲁巴来成为我的宠物,我就帮你让罗斯变得活蹦乱跳!”

艾鲁夫用“我超行”的自信脸对阿鲁巴比着大拇指,令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几乎不假思索地马上就同意了。


“我答应你。”

“猜到你不会这么爽快——啥?!”

“我答应成为宠物,所以快点去救罗斯!”

阿鲁巴揪起怔住的艾鲁夫怎么看怎么不正经的吊衫用吼的音量回答,他并非是脑袋发热,而是这一周内不论尝试过何种办法都没有一丝转机带来的失望到绝望已经快压垮阿鲁巴的神经,现在只要有一个线索摆在面前他都会不顾一切紧紧抓住。


“不、所以说……!”

反而是艾鲁夫露出了为难的表情直摆手,正要开口说话却觉察到什么一样朝后一跳与阿鲁巴拉开距离


“谁准你私自拐卖别人的所有物的,黑炭?”


下一秒阿鲁巴就被从后方伸出的手臂以接近窒息的力度死死勒住脖子,因为身高的关系他不得不踉跄着后退几步接着不慎歪倒后倾着跌进一个小小身躯的怀抱,耳边稚嫩的嗓音带着不容忽视的盛怒,阿鲁巴侧过脸瞧见罗斯的瞳孔转为深沉危险的猩红色,用毋庸置疑的口气说道:


“这家伙是我的。”


狐狸眼底映入的是猫又那份不变的倨傲。


<Episode Ⅹ>


妖怪小镇没有一个人清楚艾鲁夫的种族,因为他是相当稀少的、能够凭借缝隙穿梭于光与影、世界与世界之间的[隙间之妖]。

也就更没有人知道,艾鲁夫其实一直和名叫阿鲁夫的同伴一起行动。


这是在某个不知名的黑色异空间内发生的对话。


“艾鲁夫是笨蛋吗!做过头了!”

“嘛我也有很多苦衷……”

“哪里有啊?再拖久一点搞不好就会有死伤出现了吧!明明说过别摆着惹人讨厌的得意脸……”

“我是结果论者啊,不是说结果好一切都好吗?”

“算了反正说不过你……”

艾鲁夫好笑地看着金发的好友烦恼地将头发揉成一团,晃过去牵住他的手


“嘿,下次要去哪儿玩啊阿鲁夫?”

“看你把缝隙开在哪儿,不过不许再这么乱来。”

“了解——”


由隙间之妖送出的礼物,[给不坦诚者的名为幸福的枷锁之箱],解开的钥匙再简单不过,只需要[更加直率的表达自己的心意]。


<Episode Ⅺ>


“罗斯——”

“啧。”

“啊你咋舌了对吧!”

“吵死了,蠢狐狸先生那张得意忘形的脸看起来真恶心。”

“超过分的说法!”


望着快步走向前方的猫又,阿鲁巴停下了脚步,将手拢成喇叭的形状放在嘴边

“罗斯!”

“……你到底想干嘛啊从刚才开始就叫个不停,复读机也没有这么听话吧。”

“因为我喜欢你啊!”

“——?!”

回望过来的猫又稍稍瞪大了眼睛,瞳孔里波光流转的是阿鲁巴想要抓住的亮红。他跑了几步跟上短暂愣神后转身就走的罗斯,内心有些小小的成就感:第一次看到罗斯哑口无言的样子欸!


阿鲁巴抬头瞅了会儿罗斯偏往别处的视线,试探地握住对方垂在身侧的手,过了几秒就打算放开,仿佛如此就能满足一般——遗憾的是手还没能抽出来就被反握住了,从头顶传来的回应轻地像叹息:


“彼此彼此啦,阿鲁巴。”


<Episode Ⅻ>


“呐,听说了吗?”

苍蓝色的萤火从沉睡的花蕊中点滴升腾飘起,以漆黑的天幕为背景,星屑将跨越了数亿光年的星辉赠予大地。

小小的影子再次从各地汇聚起来,准时赴约每一次的集会:

“呐,听说了吗?”

听到第二次的询问,所有的影子团都呆在原地轻晃身子,

“听说了啊,听说了哟——”

从远处传来有些熟悉的温暖旋律,影子们安静地倾听着:

“关于某稻荷神社的笨蛋红狐与绯瞳的黑色猫又陷入恋爱的故事~♪”


-fin-


评论(6)
热度(59)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