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虚拟paro]残光噪音-06

#看着快递单号中间的5436心情有些微妙

#因为是日常向所以没有类似[阿鲁巴转型为天才程序员后和papa以数据世界为基础殊死搏斗]的超展开x

#这次全篇阿鲁巴主场x,还是找不到虐感L,差不多快结束了、

————————————————


阿鲁巴在燥热难耐的睡梦中挣扎了良久,勉勉强强地伸出一只手将闹铃关停,接着躺在冰滑的地板上揪着被汗濡湿的薄毯,花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前一天晚上忘了开空调。


“真糟糕……这可是盛夏啊,我居然神经大条到就这么睡过去,难怪会浑身酸痛、是热得滚下床了吗。”


他起身走向浴室,洗漱完毕后用凉水拍打着脸试图清醒些


“总觉得脖子有点发痒,错觉吧。”


没所谓地对壁镜中的自己耸了耸肩,阿鲁巴泡了碗杯面端回房间,戴上保护势力的平光眼镜打开电脑的屏幕保护


“早,罗斯。昨晚你有提醒我开空调就好了 我总觉得梦里有人提了把刀在[啊哈哈哈追上你了]的边笑边追在我后面跑。”


“早安,阿鲁巴君。我想那是个糟糕的梦境,你的身体不舒服吗?”


阿鲁巴在有些担忧的女声中“啪嚓”地掰断了一次性便筷,猛地抬头望向VL的房间——在那里,有着黑色卷发的女孩疑惑地歪歪头,然后露出了羞涩的酒窝和小虎牙。


冷静点,阿鲁巴•弗流林戈。


他一边对自己说一边用最快速度长按启动键强制关机,跟着是再启动。


“刚刚发生什么紧急事态了吗?我有些担心。”


……确实是发生了紧急事态。

阿鲁巴在确认VL程序里依旧是笑地可人又善解人意的[罗丝]后单手抵住了发胀的太阳穴。


[罗斯]不见了。


如果是三周前的话阿鲁巴会感到谢天谢地,赖着自己电脑的家伙终于走了。

如果是两周前的话阿鲁巴会感到些许失望,出于对未知事物的兴趣。

如果是一周前的话阿鲁巴会感到愤懑不平,毕竟是相处了挺久的存在。

最后是[罗斯]的消失已成为既定事实的现在,阿鲁巴忽视了原本期待已久的[罗丝],用一上午的时间在电脑里寻求对方留下的点滴痕迹。


什么都没有,除了亲切到不正常地在走之前为自己导入并设置好了[罗丝]。


在不到一个月内被擅自出现的攻略目标反攻略的阿鲁巴焦躁地踢了脚主机,不慎扯到电源的后果就是乱码、死机、彻底黑屏。


昨日的细节一点点回忆了起来,即使是粗神经的阿鲁巴面对死亡也不可能无动于衷,身穿白大褂的古怪男人离开后他几乎是仓皇地逃回家锁上了门,之后依照罗斯的要求将他传送回电脑就胡乱钻进了自己的看起来安全舒适的被窝。


入睡前思维混乱的阿鲁巴曾设想过数十个第二天他俩的对话内容,终于能够窥见罗斯秘密的预感使他在害怕之余甚至有些兴奋,却没料到醒来后会是最坏的不告而别。


不,或许他早该想到。源于初见罗斯时对方熟稔中带着明确的距离保持和界线划分,那是拒绝被过度干涉的态度。


“阿鲁巴?”

“……。”

“阿鲁巴,圣代快化掉了。”

“抱歉、!我马上就送过去,是17号桌对吧?其余的还有戚风蛋糕和柠檬沙冰——”

“不对哟,是3号桌,还有不是沙冰而是奶绿。”

金发店主好脾气地把放错的商品归位再摆回正确的,看着回过神的阿鲁巴用礼节性的笑容为客人们送上甜品转而记录了另一份点单走回来,忽然恍然大悟般左手握拳敲入右手掌心,欣慰地揽住阿鲁巴的肩


“我明白了,是恋爱的烦恼对吧!”

“那个,我不太明白您在说什么?”

“你今天已经弄错三次点单了哟,让这个年纪的男生魂不守舍的事情除了恋爱还有什么!”

“……欸?比如考试?”

“NO NO NO ,现在是暑假!是释放青春的季节啊。”

阿鲁巴无力辩驳异常热血起来的店主,他的状态硬要说是恋爱烦恼也不会差太远。


“我猜你惹对方不开心了?光明磊落地去道歉吧,既然是你喜欢的人就主动些。”


店主这样教导后还特批了半天的假给他去做心理准备,面对满含鼓励的笑脸让阿鲁巴实在没办法将自己搞不好还是单恋,再者连目标在哪儿都不清楚的问题吐槽出来。


夏日的猛兽不会对任何人留有情面,被一鼓作气直接推出店门的阿鲁巴立刻接受了热浪的洗礼。


愣在原地一分钟后,他迈开了步伐。


没有固定的目的地,仅仅是迈着散漫的步子一味地前进,他总认为停下的话有什么东西会失去踪迹,但仍然在精疲力尽时来到离家不远的公园里找了个空座位稍作歇息。


长时间暴露在室外严酷的阳光下导致汗湿的衬衫紧贴着皮肤,额角的水珠顺着脸颊流下,掺杂着强光带来的眩晕更加令人不快。


阿鲁巴实际上并没有多少难过的情绪,只是觉得心脏被一种绵长的疼痛悄悄扼住,直到连呼吸都觉得疲累。


如果没遇到罗斯就好了。


没遇到就不会产生了解,不了解就不用在此刻如此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想要的,只有罗斯而已。


手机的屏幕机械重复着锁屏和被解锁的过程,阿鲁巴的视线从未离开过壁纸上对方的脸。或许是树影间漏下的破碎阳光洒在液晶屏上过于刺眼,他阖眼避开了那道反射光线,用握着手机的右手手背覆压住眼帘,身体后倾倚在公共座椅的椅背上。在剥夺了视觉的一瞬间,蝉的噪鸣被无限放大着响彻于耳边,一波复一波单调的音色毫无阻碍地侵入阿鲁巴的脑海。


“——。”


阿鲁巴动了动嘴唇,然而过于微弱的音量立刻被喜爱在夏日喧嚣的小昆虫的鸣音吞没。

等待了片刻,他牵动嘴角,再一次在明知结果是理所当然无人回应的前提下开口呼唤对方的名字


“罗斯。”


评论(6)
热度(20)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