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警paro]-于五月八日将你捕获(附「壁咚」plus)

#58 日文发音近[御用],御用=拘捕

#我就……木着脸问吃糖吗,不造有没有甜度的那种

#后半是之前[壁咚]系列未发出的两篇之一,吐槽“露基的手不是伸缩自如吗”的家伙从一开始就输(抹杀萌点)了!

#交障是病但我弃疗L

——————————————————

「于五月八日将你捕获」


窗外的雨连绵不绝,乌云掩盖了一切阳光透出的可能,和阿鲁巴现在的心情一样,阴郁无解


“阿鲁巴,能拜托你把这份文件送给罗斯吗,你和他在一个办公室吧?”

“好的。”


从上司手里接过资料夹,阿鲁巴脚步沉重地回到办公室

并不是他不想见到罗斯,正好相反,他俩是警署里公认的恋人和搭档,但是……

“罗斯,这个是——”

“副长下派的文件吧,放在那里就好。”

“嗯。”


罗斯头也不抬地完成了平淡无奇的对话,双手快速地在键盘上游走,将手写的资料编辑为电子文档,宛若对待普通的同事一般。

所以他才会逃出去躲在休息室里啊……

阿鲁巴将东西放在罗斯的桌上后用最快速度窜回了自己的座位,罗斯的正后方。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挡板注视着对方的背影,良久后颓丧地趴在桌子上


已经是冷战的第四天了,罗斯显然还在生气。

事情的发生再简单不过:阿鲁巴只是在五月四日的晚上因为上司临时指名他加班所以爽约了而已。

只是爽了罗斯生日晚上由阿鲁巴自己提出的“亲手下厨”的约……而已。


赶完工的时间是凌晨,罗斯的家已经熄灯了,阿鲁巴看着黑黢黢的房子举步继续向前走,他的家和罗斯距离不远不近,十分钟的路程。


第二天早上和往常一样晨起梳洗后出门,路过罗斯家的时候去敲他的门,这是两人一贯的上班模式,可惜那天没人在开门的同时用公文包给阿鲁巴迎头痛击说“区区肋骨侠居然敢出门比我早”然后在发现时间不够时揪着他的领子用跑的去警署。


罗斯不在家。


大概知道罗斯应该是闹别扭的阿鲁巴无危机感地想着“啊哈哈真拿他没办法呢,今晚补偿他好了”这样的事到达警署,在看到罗斯用无异于常人的语气和找不到一丝破绽的微笑说“早安,阿鲁巴。”的时候知道事情大条了。


于是他难得过了四天物理上无伤痛的日子,精神上却寂寞地在泡澡时用手指在沾满水蒸气的墙壁上一笔一划涂出罗斯的名字。


“哈……。”无力地呼出一口气,阿鲁巴正打算再度回到休息室避开这压抑的空间,召告下班的电子钟响起。罗斯则卡着点站起,一脸平常的收拾好桌面后抽出置物柜里的雨伞


[这么下去的话今天也要结束了哦?]

愿望在阿鲁巴的耳边窃声耳语着,被这声音迷惑催促的阿鲁巴做出了一件让他在十秒后想掐死自己智商的事


“罗斯!”

他叫住正准备往外走的对方,脚尖悄悄地把自己身旁置物柜里的雨伞往里踢了踢,然后理直气壮地说:

“我没带伞。”


“所以?”

“你能捎我一程吧?”

话刚说完阿鲁巴就想跪下来认错了,今早上班时雨势颇大,这个办公室里长着眼睛的都能看到自己是拎着把湿漉漉的黑色雨伞进门的,除非……


罗斯站在门口不置可否地沉默了半晌,最后点了点头示意阿鲁巴快些整理好。得到应允后阿鲁巴反而沉下心,草草收拾了一下就跟上了前者。


他以为罗斯会借此嘲讽他的,因为是如此拙劣的谎言。


[除非,他根本就没有看着你。]

微弱的耳语声砸进阿鲁巴的脑海,那份钝痛感让他的眼睛开始发酸。


一路无言,虽然罗斯很体贴地将伞倾往阿鲁巴的方向,但后者的注意力全都在如何抑制眼眶里打转的液体上


连本来最期待和罗斯一起走过的这条回家的路,现在看来都无比漫长。


阿鲁巴呆呆地盯着藏在庭院角落里开放的紫阳花,雨滴顺着蓝紫色的花瓣边缘滑落,在地面上激起小小的水华,顷刻破碎。


“阿鲁巴?”

罗斯不耐烦地挑了挑眉,阿鲁巴这才想起自己还堵在对方家门口,为了将一时的失神掩盖过去他傻笑着拨弄被水濡湿的发际边缘

“那么明天见,罗斯。”

将公文包顶在头上,他决定趁雨势渐小的间隙跑回去,却不料刚刚起步就因为被罗斯拽住领带打了个趔趄

“进去把身体擦干再走,我会借你另外一把伞。”

阿鲁巴回头看着钥匙圈在罗斯的指尖旋转就不由自主地跟了进去,甚至没考虑过为什么罗斯要费事另找伞。


他对进入罗斯的家时保持着害怕又期待的心理,然而在罗斯礼节性的招待中阿鲁巴的期待逐渐冷却,终于在空气中无声的桎梏将他的理智碾压至崩溃的前一刻提出离开。


[离开的话或许就结束了哟?]


谁管他啊。

阿鲁巴吸了吸鼻子但只是徒劳的无用功,他拎起公文包站在玄关处面对着门用藏不住颤抖的声音说:“我走了。”


接着一只手越过他的耳边撑在门上,以不快但确实的速度将本已打开一条缝的求生道路缓缓合上。


阿鲁巴被扣住手腕往后一拉跌入了熟悉的怀抱,抬眼望去只见对方弯了弯眼,绯红的清亮眸子被头顶的白炽灯蒙上一层暖色的光线


“……罗斯?”

“因为变态肋骨侠一脸认真的烦恼着怎么和好的样子太有趣了所以忍不住多玩了一下。”

“好过分、!”

防线支离破碎

“嗯是你不好,”

干脆利落地推卸责任

“我那天可是饿着肚子等到了半夜欸,然后看到变态先生用hshs的目光对我家的房子盯了半天的时候受到了严重的心理创伤,最后裹着被子瑟瑟发抖到天亮哟。”

“谁会对房子hs啊说起来我根本就没露出过那种眼神吧!还有无论谁都好只有你我想象不出来会受到那种伤害的样子……等等你那时候还醒着?!”

“呜哇居然还在脑袋里想象我身为受害者的画面难道在这四天里你已经晋级为我不认识的新型垃圾山品种了吗——没错醒着呢。”


罗斯用鼻尖蹭了蹭阿鲁巴湿软的发尖,心满意足地抱紧了怀里的人


“因为在等你回来兑现诺言啊。”

“对、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忙到那么晚,虽然努力赶了但是——”

阿鲁巴的嘴被修长的手指抵住,罗斯看着对方拼命解释到快哭出来的表情好笑的勾了勾嘴角,他并不是太过小心眼的人,所以

“没关系,我已经和那位上司好好沟(物)通(理)过了。”

“……啥?”

“他非常合作地答应没(折)有(断)下(肋)次(骨)了哟。”

“……。”

这就是上司第二天请假一个月的真相吗,阿鲁巴觉得自己早该想到了。


从摇摆不定的状态骤然安心下来的感觉让阿鲁巴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靠在罗斯的身上,紧接着是两声清脆的“咔擦”声


“罗斯,为什么非巡逻日你会随身带着手铐这种东西?”

“今天是五月八日嘛。”

“光是因为这个我就得被当作犯人铐起来吗?!”

“你不会以为说出那种白痴一样的谎言然后强行跟到我家来再解释一下就能过关了吧?”

阿鲁巴瞬间绝望。


“那么,时间还很长,今天一天我不会放开你的哟?”


罗斯单手勾起阿鲁巴的下巴,用最直接的目光认真看着对方。

他相信阿鲁巴不会让自己失望


“回答呢?”


阿鲁巴瞅了瞅自己和罗斯手腕上相连的银色手铐,虽然不赞同自己有抖m潜质的说法


——如果是被这个人捕获的话


“よろこんで(乐意之至)。”


-fin-


——————————————————

「关于用壁咚告白的正确方式」plus


5、web3•克莱尔和露基的场合

使用技能:椅咚


克莱尔将双手交叉抱在脑后枕在沙发椅上数着天花板上的纹路,软质光滑的布料带给他昏昏欲睡的感觉


今天是西昂每月一次的授课日,被挚友狠击了腹部说“不用跟着来”后他就被放置在勇者学校的接待室了


“一个人好无聊啊、”

克莱尔呼出一口气将盖住眼帘的碎发吹开,然后看见虚空中忽然开了一个洞,粉色长发的女孩轻巧地跃了出来,用满分动作翻了个跟头后双脚踩在他的腹部成功着陆,似乎是觉得脚下的触感不太对,女孩原地蹦了几下,在听见骨骼嘎吱作响的濒死声时低下了头


“欸?是克莱尔?”

“……我说露基,能先从我身上下去吗?”

“好哟!”


克莱尔在女孩明媚的笑容中气若游丝地呜咽了一声,不知为何露基一边说好一边毫无保留地在他遭受重创的腹部借力跳到地上时的表情和西碳如出一辙,连嘴角的弧度都惊人地相似


“西碳已经到那边了吗?”

“嗯,正在和阿鲁巴友好地乱斗中,单方面的。”

可以想象。

考虑到友人满级的抖S属性他只能为被称为希望的勇者暗暗祈祷,以一种毫无诚意的态度

——反正西碳也舍不得真正的下重手。


克莱尔乐观地想,接着被年幼的魔王拿出尺具四处丈量的动作勾起了兴趣


“在干嘛呢露基?”

他饶有兴致地瞅着女孩把他身下这张沙发椅的各种角度量了个遍,满意地将长尺从空间洞丢回自己的房间


“克莱尔呆在那里不要动!”

露基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退远几步朝克莱尔甩了甩长到遮住手的袖子,下一秒就气势十足地冲了过去


“噗——?!”

在露基自身加速度的作用下她的脸撞到克莱尔血量接近负值的肚子上击出会心一击,然而即使看不见前路两只手也依旧努力地前探像是想要抓住什么


“……露基?”

持续了一会儿后露基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克莱尔听到把头埋在自己怀里的女孩发出有些挫败的小小叹息

“咕唔,扶手、为什么够不到……”

只差了一点,明明双手能够摸到沙发椅扶手的话,就可以正好把克莱尔圈起来了


克莱尔歪着头稍微思考了一下把女孩推开了一点,接下来在她错愕的表情里伸手穿过对方的腋下,“嘿、”地一声便轻松地将露基提起抱到腿上,是羽毛般地重量


“这样就能够到了吧?”

露基因为预料外的事态有些惊慌地将手撑在克莱尔身体两侧的沙发扶手上保持平衡,这次很轻易地就触碰到了


她看着下方男孩干净的笑容愣了几秒,突然涨红了脸对着克莱尔的肚子挥下一拳

“克莱尔是笨蛋!都说过不要动了!”

“啊啊抱歉、”

克莱尔犹豫了一下,抬手揉了揉露基的脑袋,两只小黑翼微微摆动着,女孩将头偏向一边却没有拒绝

像是被主人踩到尾巴的幼猫一样,先是张牙舞爪地挥着尚未长齐利甲的爪,又委屈地在最喜欢的人手中被轻挠着下巴安抚


其实有点高兴。

克莱尔的手很温暖。


露基用眼角的余光看着男孩讨好地剥出一颗糖球递过来,不客气地凑过去一口咬入压在舌下,草莓的甜味在嘴里化开弥漫,但脸上依旧是气鼓鼓的表情


克莱尔大笨蛋。

她缩起身子靠在重新犯起困意的男孩身边,同样打了个哈欠眨了眨眼睛


因为听不见才能在心里放心大胆地说出来:


……好きだよ(我喜欢你哟)?


-fin-


评论(14)
热度(58)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