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虚拟paro]残光噪音-05

#找不到插话时机快变成交障[泣。

#这次没有甜的地方

#papa的话……ooc红色警报咳


————————————————


阿鲁巴带着提心吊胆的心情工作了整整一个下午,但不仅一切正常,营业额还出现了小高峰


先不说店主宽容地放任一个VL投影呆在店里风景绝佳的位置上,下午的客人即使接近满员也没人去打扰窗边慵懒少年的小憩,直到备用桌椅都拿出来了两三个时,罗斯呆着的双人座依旧安静


阿鲁巴回忆起某次在烤肉店内吃完后打算歇息一会儿时被穿着制服的女高中生拍着桌子说“不吃的话就快点把座位让出来!”的经历,手上夹取甜点的动作慢了下来,兀自叹了口气


“但是啊,”

欠身为一位客人小心放好锡兰红茶和巧克力巴菲后阿鲁巴的视线溜回了罗斯那边,不意外的看到几位邻桌的女孩盯着罗斯湊在一起窃窃私语,接着拿出手机留影


“这家伙有自己受欢迎的自觉吗……不如说喂喂那边几位这是别人家的VL你们拍了照又能怎么样啊、啧好烫!”


在调制奶茶冲入热水时自语不断的碎碎念和无端涌起的烦躁感分散了阿鲁巴的注意力,捏住杯把的手指被溢出杯沿的沸水烫地不慎松手,陶瓷的杯盏跌落地面的清脆吸引了大量疑惑的目光,阿鲁巴连忙躬身道歉,在得到店主的谅解后不经意间瞅见了罗斯望过来时眼里的戏谑和说着[笨蛋]的口型


——又被嘲笑了,你以为是因为谁我才分心啊……

真不应该把他带出来。


难得消沉起来的阿鲁巴拖着斜挎包走在回家的路上,身旁的罗斯似乎也对只会用“嗯嗯”、“啊啊”回答的对话丧失了兴趣,解除了HFVS的状态回到了手机里


“少年!”正当阿鲁巴考虑着如何自我开解时头顶传来的喝喊止住了他的脚步,左右看看这条路上没有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后阿鲁巴抬头看向三米远处电线杆的顶端:戴着绣有R字母的毛线头套蒙面的人正摆出金鸡独立的姿态单手指着他


妈妈这儿有真正的变态!精神病院的电话多少来着!


“少年哟!”变态又喊了一遍,

“我从你的身上感觉到了邪恶的波动,你的东西上寄宿着列昂米查尔•克罗斯菲尔德吧!”

“……哈?”

“不过不必担心,就由我:R MAN来拯救……不行不行要掉下去了拜托了请救我下来!!”


所以说一开始就别用艰巨的造型念台词啊?

阿鲁巴眼睁睁的看着变态在狭窄的电线杆顶端用狂喜乱舞般的动作试图找到平衡最后摔到地上溅起一地灰尘,死了般一动不动


靠近几步蹲下打算查看一下对方的伤势,阿鲁巴下一秒就因为额头上抵着地冰冷金属质感动弹不得


保持着持枪动作的男人缓缓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后掀掉了头上恶作剧般的毛线帽丢在一边,露出戴着圆眼镜、留有杂乱胡茬的脸,镜片后的暗红眸子以无感情的目光看着阿鲁巴,嘴角却勾起了热忱的友好弧度


“啊呀呀,在小孩子面前出丑了,这还真是不好意思。”

挠了挠脑后勺简单捆起的发辫,男人弯了弯腰像是在表示歉意,右手则稳稳地抓着怎么看都与有些脏乱的白大褂和破旧的人字拖不配的枪械


“说到哪儿来着……?”男人眯着眼回忆了片刻又很快放弃,

“啊算了,单刀直入的说,能麻烦你把西碳还给我吗?没有他的话我超——头疼啊!”

“……不管是列昂啥啥啥还是西碳我都不认识啊?!”

“咦,不认识吗,真的不认识吗,但是信号反馈仪明明显示在你身上啊?”

男人掏出口袋里的显示屏瞄了几眼摆出一副困扰的表情

“那么没办法了,虽然不太想对小孩子出手,”

随着放低的声音吐出的轻佻字句,枪口和阿鲁巴的脑袋距离稍微拉远了一些后扳机被手指一点点按下

“请你去死吧。”


“露基梅德斯给我住手——!!!”

“砰。”


从枪口中射出的彩带和绢花缠了阿鲁巴一脸,心脏骤停后重新跳动的感觉震撼着他的胸腔,被无意识压抑的呼吸功能重启的那一刻瞬间呼入的新鲜空气缓解了逐渐苏醒的窒息感,跌落在地大口喘气的阿鲁巴呆滞地望向挡在身前的虚拟投影


“……罗斯。”

“果然出来了啊西、咦?”

露基梅德斯听到阿鲁巴的称呼后如同突然失声般张了张嘴,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忽然捂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罗斯,你说罗斯??就因为这样你才是个缺陷品啊西碳!!”

他仿佛听到了最可笑的事情,甚至笑地靠在一边的墙上才得以支撑住身体

“不过没关系哟西碳,”随手将没用的玩具枪丢在地上用脚踩了几下,露基梅德斯止住了笑声用冷静的目光打量着罗斯

“HFVS吗?看来你的人格已经成功数据化了啊,接下来就把那边坐在地上的家伙电脑里的东西抢过来修改掉就好,爸爸会让你成为完成品哟?”


“……闭嘴。”

“说起来还得好好感谢坏掉的克莱尔君啊?没有他的失败作为基础的话我大概也没办法完美剥离你的意识吧。”

“我叫你闭——?!”

从白色袖口伸出的手上抓着的尖锐刀刃穿过罗斯的投影搁在他身后尚在腿软的阿鲁巴的颈动脉上,稍稍用力就留下了一丝血线,露基梅德斯用善解人意的语气兀自说着:

“我啊,知道西昂是个好孩子,所以,不会希望爸爸杀人,对吧?”

“……。”罗斯不发一语地低下了头,从阿鲁巴的视线高度正好能看到他紧攥的拳


“乖孩子,”

露基梅德斯看似欣慰的点点头,后退一步松手让刀刃掉落在地

“爸爸当然是开玩笑的,我不会做让西碳难过的事。”

他转身离去的脚步顿了顿,侧过身子补充道:

“对了还有,克莱尔君的情况似乎有些好转,他说了想见西碳哟?”


阿鲁巴第一次看到罗斯如此晦暗不明的脸色。

他想或许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评论(15)
热度(24)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