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虚拟paro]残光噪音-04

#没及时保存导致的拖延

#开门放聚聚

#努力让(本来就没有)的文风活泼起来

#HFVS(Holography for Virtual System),虚拟系统专用全息投影技术,基本只要是带镜头的电子产品都能装,不过用起来超耗电


——————————————


“罗斯,能解释下现在的状态吗。”

“哈?解释,对着智商远低于正常水平的你吗?”


阿鲁巴有些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还有一个半小时就是打工时间了,但电脑屏幕不管怎么看都不是能让人安心说[我出门了]的感觉


他是不知道罗斯怎么能从VL软件里独立出来在桌面上肆意妄为,不管怎么算好感度应该还没满,实际上自从两周前系统评价里出现“想抓住恋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这点你做到了哟,接下来也向人妻继续努力吧kira☆”这种评论后阿鲁巴就没见过罗斯的属性板了:


“当然是隐藏了啊,那种个人信息被彻底公布一样的羞耻play到底哪一点吸引你了,是有窥探癖吗,是想把对方全部都看透的跟踪狂类型?哇啊真恶心,宰了你哟。”


对于被这样斥责了之后还会觉得“罗斯看起来也挺精神,没问题”的自己,阿鲁巴想去找医生看看


“在你看来我的智商和蛆虫大概没什么两样,不过我就先不论你还是数码程式这一点了、再怎么说这台被数量上看超过几十只的迷之黄色生物占据屏幕的电脑应该是我的没错?”

“欸?!”

“别用那种惊讶中带着惊恐的表情看我……你是想说'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自知之明'吧?”

“不,”罗斯耸了耸肩,虽然以他的处境来说这动作有些困难,“我只是在疑惑为何事到如今你还有和蛆虫比较的勇气而已。”


阿鲁巴忍住摘下耳机扔地上的冲动,满耳朵“哔啾啦”的不绝叫声让他的神经接近崩溃,几十只表情友善拥有平面五官的假熊猫正满满当当地塞住他的桌面,看起来就像因为放任而过度分裂了的桌面精灵

而罗斯则被挤在一团团的黄色中间,进退不得却挂着一副好整以暇的表情


天知道在阿鲁巴早起上学到中午回家的时间中待机的电脑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这种时候罗斯才会完美地坚持缄默原则


“把手机的无线连接打开。”

在阿鲁巴还烦恼着怎么清除这堆东西时——很显然普通的方式行不通,不然电脑的防火墙和杀毒软件应该早就运行了,他也不敢就这样重新启动,cpu可能会彻底烧掉——罗斯忽然开口了

“……咦?”

“你有装VL驱动器吧,不想回来时看到这么多假熊猫就把手机连接打开,长时间呆在它们中间我有被同化的可能 ,还是你其实想看?”

有些不耐烦地咂咂嘴,罗斯确实能感觉到从假熊猫软绵绵的身子上传来的对自身数据的掠夺,虽然只是微乎其微的速度,但存在被一点点消弭的滋味有点糟


竖着三根尖角的眼神不屑的假熊猫吗,阿鲁巴发自内心的想……不对,要先把罗斯弄出来


在电脑和手机同时显示出代表/已成功连接/的绿色提示图标后,接下来是见证奇迹的时刻:阿鲁巴眼看着罗斯的身体缩小到平时的1/5,然后迈动着一双小短腿灵活地在假熊猫们的身体空隙间来回穿梭跑动,逐渐接近屏幕右下角的绿色图标,最后一头撞进进了对他来说略小的绿色光圈中


几乎是同一时间手机的提示音吸引了阿鲁巴的注意力,他低下头只看到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带着“へ”的嘴型从图标中钻出,然后像是被卡住了一样顿了几秒,紧接着奋力挣扎起来


阿鲁巴没多加思考就用手指按住了迷你罗斯的衣领将他一口气拽了出来,放到闹钟图标上让对方坐好


望了眼手机背景和只有两个图标大小的迷你罗斯不知为何阿鲁巴觉得幸福感up中


“喂在那儿嘿嘿傻笑的那位,要迟到了。”

伴随着声孔传出的话语罗斯抬手指了指右上方的时间

“糟、得用跑的去了!”

将手机丢入口袋,一手勾起斜挎包后阿鲁巴急匆匆地甩上门,在公寓的楼梯上三步并做两步地冲了下去


“Nice time,正好卡上点了,稍微喘口气吧阿鲁巴。”

金发的店主趴在柜台上扫了眼墙上的布谷鸟时钟,冲着打开店门的阿鲁巴露出善意的微笑后眼神再次粘回正在整理置物架的温婉女人身上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完美无缺的my honey。”

满足地叹了口气,店主拿起了手旁的抹茶拿铁轻啜一口,脸色不改温柔地再次开口:“honey,糖粉错加成芥末粉了。”

“啊啦真是抱歉、”女人急忙跑过来帮着擦拭店主泪如泉涌的眼角

“就是偶尔笨手笨脚的这点也如此可爱,不过这个似乎是honey刚刚清扫灰尘时的抹布?”


「午后三点」的店主夫妇今天也一如既往的恩爱着


“话说回来,阿鲁巴,门口那个小家伙就是你的VL吗?”

正在整理领口的阿鲁巴循着店主的目光看去,本应安分呆在手机里的迷你少年正以正常人类的大小懒洋洋地倚在店门右侧的藤椅上,浅金的光线透过他的身体打在红褐色的地板上,窗外装饰用的向日葵轻晃着盛放的花盘,开得正好


然后他想起来自己的手机上装有HFVS,终于继电脑之后手机也沦陷了。


“没想到是个男孩呢。”


店主先生,可以不要用亲切到让人难过的目光和“我理解”的语气拍着我的肩说这句话吗?

阿鲁巴•弗流林戈为自己没人质疑的性取向心塞的捂脸,有种今天会工作不顺的确信感。


空无一人的房间内,阿鲁巴没来得及关闭的电脑的屏幕上假熊猫们的身影渐渐淡化消失,主机发出了过负荷运转的刺耳警报声,从突兀黑屏的屏幕上方,起止符闪动两三下后疯狂地输出了不断加速换行的字符:

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


像是终于意识到无人观看的字幕在占满整整一屏的下一刻被删除,接着有些刺眼的白色从屏幕正中央一个字一个字地跳出:


西碳,我来接你了哟。


评论(4)
热度(25)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