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虚拟paro]残光噪音-03

#往奇怪的方向走去

#一如既往的OOC

#情节没想好却想好了结尾L

#Virtual Lover = VL =虚拟恋人[才想起来

————————————————


第一次死机事件之后再次打开电脑查看时bug般的负无穷好感值已经归零,而技能槽上出现的[联结操作]在阿鲁巴反复将罗斯逼到死目的触发条件后,确认是指他能在一定限度上影响电脑的任务进程


多少意识到罗斯不同于一般VL后阿鲁巴只是擅自将他的认定从“别人制作的虚拟恋人”变为“别人制作的入侵程序”,相当于黑客软件一样的东西吧——或者人工智能?

试着询问过对方得到的也不过是“科幻小说看多了吗所以说宅才可怕啊。”这种不置可否的答案,但因此兴奋和大胆起来的阿鲁巴却幻想起攻略完成后自己可以语音遥控罗斯帮忙处理电脑事务的未来,紧接着他眼睁睁看着鼠标失灵后D盘加密三层的文件之一被丢进回收站里清空了


排除掉凭着no zuo no die i still try的精神妄想(节省额外制作服装的经费)给罗斯换上女式服装而造成下载好的图包被整个格式化的经历,至少三餐定时投喂阿鲁巴还不会怠慢,毕竟是每天都能获得固定1点好感的日常任务


“今天想吃什么?”

由耳麦传入的声音打扰了房内安静看书的虚拟少年,奠定为浅蓝色基调的房间已经添置好了台灯、窗帘、书橱等一系列家具,应罗斯的要求阿鲁巴甚至下载了电脑的模型给他配在房间里,虽然完全不明白作用

“……。”没有回答。


阿鲁巴从没感觉到罗斯除了毒舌时间外对他的亲近之意,哪怕是一周相处后有了7点好感的现在,对方的态度依旧是爱理不理,连索要电脑模型时自己故意刁难说“无法下载”,也用无所谓的语气说“是吗我大概看低了变态master的无能程度吧。”就不再提起,到最后还是自己忍不住主动配好后对着属性栏[得意(˘•ω•˘)]的状态和稳固不变的好感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胃。


打开游戏菜单瞟了几眼后用鼠标抓取动作抽出罗斯手里的书放在一边,对方挑了挑眉终于将视线对上笑眯眯的阿鲁巴

“乌冬怎么样?”

“那种滑溜溜的面食到底哪里好吃了。”

“欸?但是前几天还说味道不错……”

“人类一直往后看的话会灭亡的,所以你才会过着无意义的人生啊阿鲁巴君,还是说无论如何都想和与你拥有同样滑溜溜特性的面条纠缠不清吗,就这么想在面条发胀后变得粘糊糊吗?”

“谁会有那种愿望啊?!”

“对啊这样说来每天都有大把时间对着虚拟软件进行妄想play的你脑浆大概早就变得滑溜溜粘糊糊了吧。”

“……那么牛肉炒饭定食?”

“随意。”

得到这个回应就等于是ok了


游戏自身搭配有约二十种固定主菜菜式,如果想另外添加的话必须得在程序提供的厨房里选取材料后按照现实的制作步骤从头到尾完成一次才能记录下来,制作成功的概率是1:10

好在罗斯不算挑食。


确认罗斯开始进食后阿鲁巴将软件最小化,从冰箱拿出下午工作后得到的慰劳品作为饭后甜点,舀出一勺塞进嘴里感受着一丝凉意从舌尖蔓延至心底,打工时的疲倦也得以缓解

为了支付学费和宅物品的购入,他在这个暑假找了份咖啡厅的工作,时间只有下午。

老板是一对看起来很和善的夫妇,植物恰到好处的绿意和桌椅优雅的欧式纹雕都给店内营造出一种安逸的气氛,「午后三点(3:00 p.m.)」,绝妙的下午茶时间,也是咖啡厅的名字


正浏览着网页上感兴趣的同人本预订信息,从右下角跳出的窗口吓得阿鲁巴一勺子将冰淇淋甩到键盘上接着手忙脚乱地拿抽纸擦拭,心疼地抬头正打算问责时却被窗口最大化后靠近到贴在屏幕上具有异常压迫感的罗斯惊吓了第二次


脸因为被挤压显得有些扁的对方趴在屏幕上木着一张脸对阿鲁巴手里的东西盯了几秒,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转身走回床边斜倚着枕头继续看书,窗口也随着他的动作自动还原为最小化


阿鲁巴收回反射性按下屏幕截图的手指同时后知后觉地瞅了眼自己手上的甜品


第二天一直拖延到傍晚才回来的阿鲁巴没有第一时间打开「Virtual Lover」而是选择了附属的料理软件新建数据,因为是过程相对简单的甜品预设完成时间大约为15分钟

根据桌上抄写地满满的纸条捣鼓半天后点击「制作」,紧张地等待后迎来的是意料中的败局


阿鲁巴算不上聪明,有些时候更是笨手笨脚——尤其在面对要求精细的工作上,

“没问题,请教过店长也实际操作过了,接下来慢慢来吧!”

但他却有十足的耐心磨到成功为止。


六点到八点一刻,等他终于获得「通过」评价时已经因为全神贯注到轻微眼花了

“…不管是重量要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还是要从原料做起都太苛刻了!该感谢它还没现实到连时间都按1:1算吗…没听说过电脑操作比现实更难啊!”


心力交瘁的阿鲁巴终于戴上耳麦打开了VL

“抱歉罗斯,晚饭…”

“不用了,”

坐在转椅上的少年将下巴枕在支起的单腿膝盖上,歪着头红眸黯然地望向他,话语里竟是有些脆弱

“反正我也是不具有生命的,比起我来说,现实的世界更重要对吧?”

“罗斯……”

阿鲁巴感到从胸口逐渐攀升的难以言喻地痛苦,他后退一步用最快速度在电脑前摆出土下座的姿势——

“万分抱歉还有请高抬贵手!!!不要再将那个「A3」拖到文件粉碎机里了!!”


“所以?”

罗斯捧着透明的玻璃碗里,雪白的香草冰激凌铺底后凸起两颗乒乓球大小的冰激凌球,球体表面各插上碧绿的薄荷叶作为点缀,透明的椰果洒在表面与红绿的蜜豆交衬,角落里几团小小的糯米元宵簇拥在一起,空隙处则嵌入了剪成扇弧的咖啡色松脆华夫饼

“3:00 p.m.的夏日特供:蜜豆圣代哟!”

“你今晚该不会一直在——”

“尝尝看吧,这可是我的自信之作!”

被阿鲁巴迫不及待地打断后满含期待的眼光看着,罗斯用勺子戳了戳软软的元宵,连着蜜豆和圣代舀了一大勺一口咬入,沉默了半晌开口:

“对你来说做的还算不错了。”


阿鲁巴并不清楚所谓的食物对罗斯来说只是0和1的集合构成体而已,不存在味道好坏的区别


但罗斯却可以从进程树的残留痕迹里知道阿鲁巴为1:10的概率实验了9次


无意识的好意更容易让人产生焦躁。


“对了罗斯,看这个!”

阿鲁巴兴致勃勃地将手机凑到摄像孔前,在罗斯难得疑惑的目光里解锁了屏保

“很像之前的'将动漫人物关进屏幕'的系列对吧!”

“……啧。”

“咦等等别关机啊我刚拖入下载的是一次性付费文件——糟绝对下载失败了、、”

阿鲁巴郁结的开始用脸滚键盘。


截屏真是帮助记忆的好东西

no zuo no die,have you try?


评论(2)
热度(35)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