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学paro]- あなただけ見つめてる

#无论如何自己都戴不上,想去找店员小姐
#抱着这样的怨念试着撒了糖,依旧语死早且意味不明
#学paro,友达[x,标题询问了度娘

————————————
あなただけ見つめてる(我的眼中只有你)。


“部长,已经四十分钟了哟,从你坐在那里到哭哭啼啼的现在为止。”
此前安静地只余翻动书页的窸窣声的时间仿佛都只是为了这刻的嘲讽做铺垫,铺着平整软玻璃桌布的方桌对面,单手托着书脊的家伙状似不经意地抬眸扫了眼阿鲁巴
“比起这种低效率的反复尝试,干脆把眼球摘下来贴上再塞回去怎么样?”


“别开玩笑了那样我的视力还有幸存可能吗?!只是隐形眼镜这种程度的话我也能做好的、明明右眼戴地很顺利……你看着吧!”
阿鲁巴愤愤地扯了张面巾纸将眼睛因为不适渗出的泪水迅速揩干后丢在桌上的纸团大军里,第23次用镊子将透明的镜片捏起放在右手食指尖上,另一只手食指和大拇指将左眼努力撑到最大,然后以龟速将镜片靠近瞳孔,不出意外,这次也在镜片边缘碰到眼球的同一时间反射性地眨动眼睑,受力反趴在指腹的镜片和眼角滑下的生理性盐水宣告再次失败的事实


“……罗斯,你刚刚说的那个方法会伤害到视神经吗。”
“哇部长自暴自弃了!”


日常生活没问题,但是黑板上的笔记就算拼命眯着眼也看不清楚,这是阿鲁巴的近视程度。
在双休被罗斯拖去眼镜店咨询了一下还是决定买了隐形眼镜(因为普通眼镜在各种意义上看起来很容易坏)。店员小姐亲切地讲解了护养和佩戴需知,虽然也没记下来多少,现在回想起来罗斯当时在一旁那种心满意足的表情大概是预料到这个事态了,不如说期待着?


“部长你露出了超委屈的表情欸,是希望我不要在这干坐着而是过去揍你吗?这么想被揍吗?”
“委屈的表情算什么……不如说我脸上哪个部位表现出想被揍的意味了?!”
“啊——大概是……肋骨?”
“不需要认真考虑!我反而佩服起能看见肋骨表情的你来了,以及肋骨长在脸上吗?!!”
阿鲁巴表示细思恐极。


“啧。”不耐烦的咋舌,紧接着“啪”地一声书被合起反扣在桌上,罗斯将椅子后推站起,径直绕过桌沿来到阿鲁巴身前,随着对方的靠近在椅子上越缩越小的阿鲁巴有种[糟了吐槽太多要被物理了]的预感,然后觉得自己不仅眼睛有问题耳朵也出现幻听了——
“别那么多抱怨,我来帮你戴总可以了吧。”
“……咦?”
“有异议?”
“并没有请多指教!”


结果因为害怕眼睛被戳瞎眼球神经反而更加敏感了。
“继续这样一个劲的眨眼睛我就当真把部长的眼睛挖出来。”
超认真的棒读。
“睁大眼睛看着正前方。”
阿鲁巴为了生命着想决定听从每一个指示,正前方对吧……啊,是罗斯的正脸,意识到这一点的阿鲁巴听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身体也渐渐僵硬起来


比女孩子还要白的肌肤,少见的红色瞳孔,再加上帅气的面容,即使性格存在一定缺陷爱看人类绝望的脸,在女生中也拥有极高的人气。
上个星期三,时间是放学后的黄昏,地点是学校教学楼后的小树林,告白圣地。
“学长,我希望你可以接受,我、我的的心意!”
栗色短发的学妹萌动着害羞和爱恋气息的侧脸足以激发任何一个单身男的保护与怜爱欲,但被告白的人只是挑了挑眉,用称地上温柔的语调安慰:
“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这个月的第三个,躲在墙角后的阿鲁巴小心隐藏着自己的呼吸,苦涩与开心同时在心中弥散
心知肚明的胆小,他知道罗斯在等他自己跨过那条愈发清晰的线,耐心很好却近乎于焦躁。



现在的距离不到10cm,阿鲁巴能听清楚罗斯的每次呼吸,额前碎发形成的阴影将那双平时总带着高高在上视线的亮红色沉淀为更加深邃却剔透的石榴石,阿鲁巴清晰的看见只有自己小小的影子映在对方眼底
如果就这样……
“……只有我就好了。”
心底的私欲不慎从口中漏出,在阿鲁巴自己还没反应过来说了什么的时候冰冷的镜片成功和眼球表面汇合,刺激地他下意识地阖起眼


“部长,你刚才不甘又贪心的表情真想拍下来裱在墙上啊。”
在黑暗中偏偏耳里传来的言论让一度平静的心情没法安定下来,有种心思被看光的羞耻感让阿鲁巴连顺利吐槽也做不到了直接进入自怨自艾的模式
(啊啊,现在这家伙一定又是一副嘴角上翘的得意颜吧,可恶为什么啊感觉快哭出来了)
不同于之前性质的泪水在禁闭的眼眶里打转,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抑制下坠的趋势索性连眼睛都不想睁开


然后温热的呼吸靠近,阿鲁巴察觉到泪水被以不可思议的轻柔力度拭去
比风还要清浅的话语,不仔细听的话差点漏掉最重要的讯息
“我以为你早就知道的,”
伴随着蝶翼般落在左眼上的吻
“あなただけ見つめてる。”

-end-

评论(8)
热度(46)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