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魔法学院paro]-01

#架空魔法学院paro,人物限定web12内,私设多,附SQ设定
#全员欢乐向,大概,微阿鲁西昂,弗依姬
#赶在考试前作死一发
#OOC,铺垫长,专注瞎掰,语死早

部分设定摆前↓这样也没问题的话
——————————
①里世界:依附于现实世界的反面,理解为魔法世界也没问题,囊括的物种多样性可以让生物学家在那里研究到死,基本上文明大多都是靠魔法来支撑但并不缺乏科技,进入的方法其一是自身具有一定魔力的人在特定地点吟唱申请咒文,或是携带有里世界通行机构颁发的通行证通过魔力直接触发,用强力的魔力撕开两个世界间的裂缝也没问题不过似乎会因为被当做非法入侵投入牢狱中,另外还有少数人具有被认可的空间传送魔法
除了政府和拥有魔力的人,一般人很少知道里世界的存在

②私立樱丘圣卡特蕾亚罗宾逊莱登斯妮寇魔法学院:里世界数一数二的寄宿制学院,每个月放假5天,配合着节日会举行不少乱七八糟的活动,目前的校长大人是二代露基梅德斯一家,校名一口气念完感觉会咬到舌头所以简称私立樱丘
分为三个学级,升级和毕业的方法都是申请学业内容的相关考核
教学自由,大体上想教授的内容随意,班主任有硬性要求住宿制
7、8月夏休,1月冬休,2月-6月、9月-12月为学期


③这里的阿鲁巴是[在现实世界觉醒了强大的魔力后为了好好控制被送进里世界进行学习于是在那边度过了痛并快乐着的幼年生活接着还是决定在11岁左右回到现实世界努力当个普通人]的设定,顺带在里世界就读的学校就是樱丘,而西昂则是里世界的原住民,单眼红就当作封印了一半魔力在里世界才回去现实的结果好了x

④申请咒文:现世界去往里世界的必备物,由通行局发布,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化的文字,有时简单到一个词组,大部分时候复杂地让人想使用录音机——可惜普通机械不能靠自己产生魔力波动,意外的是从里世界去往现世界只需要去通行局领取定位传送魔法的卷轴就够了,条件是成年或有监护人陪伴
————————



私立樱丘圣卡特蕾亚罗宾逊莱登斯妮寇魔法学院内,见习老师阿鲁巴背对着室内抱臂斜靠在[战勇班]的门口,带着一脸空虚的微笑明媚忧伤地用45º角望着隔着一层走廊的窗外蔚蓝的天空,今天是他工作的第一天,然后——
说真的他想辞职。


姑且使用下回溯魔法到今早吧


三月的风还带些凉意,卷着早春的樱瓣扫过阿鲁巴•弗流林戈的鼻尖,微痒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因此复杂的申请咒文在完成度95%左右的时候被突兀打断,顺便牙齿下意识的闭合使舌尖光荣负伤
“痛——!这算什么,出师不利吗……不行难得找到这种要求低薪水高的工作,得好好打起精神来啊我。”


现年21岁的阿鲁巴几个月前刚刚完成了大学毕业到踏入社会的人生过渡,几天前在竞争越发激烈就差上演现场版大逃杀的人才市场里正严肃思考着是抱着HP被践踏归零的危险冲进去,或者当做什么都没看见的回家——当然他不会错过路边那家甜品店,最近好像有推出招牌的新商品——睡个好觉(逃避现实),不出几分钟就果断选择后者


转身打算离开的瞬间感觉被用全力投掷的全版英汉汉解辞典的那种力度砸中后心窝踉跄着单膝跪地半支在地上力竭似的咳了半天,隐隐约约听见类似于“nice-shot”的声音回头寻找罪魁祸首时却只看见地上一团揪起的废纸
出于人人皆有的通病好奇心他站起身拾起纸团展开后将皱巴巴的纸面压平,所幸内容并未损毁,开头就是:
尊敬的阿鲁巴•弗流林戈先生
……不不不他从背后的钝痛感和这张纸片被揪起的程度一点都没感觉到自己被尊敬着啊?!


尊敬的阿鲁巴•弗流林戈先生:
想必您现在正为工作而烦恼着吧?
那么在此感恩戴德吧,经本校对您长时间的观察和评估,确认了您有成为教师的资质。
本校的大致状况的话在里世界生活过一段时间的您应该有所了解,地址和报酬都有附在反面
那么衷心期待您的到来
——私立樱丘圣卡特蕾亚罗宾逊莱登斯妮寇魔法学院


被一般人捡到的话无意外会当做骗子宣传的邀请函却让阿鲁巴有些犹豫地垂眸,
“里世界吗……我有多久没回去过了。但是果然想做个普通人啊——”
随意地将纸张翻到反面后
【本校提供住宿三餐以及一切授课和日常的开销,每月有额定奖金,工资另议。】
“……。”
带着温暖笑脸的弗流林戈先生将邀请函小心地折好塞进上衣的口袋,拿出手机熟练地敲下一串号码:
“啊,妈妈,不用太担心,我找到工作了哟。”
——所以说物欲和金钱是自我的强敌。


拍了拍脸颊决心重新振作起来的阿鲁巴放弃了通过咒文申请进入,要知道咒文是十分麻烦的东西,只要念错其中一个音节就会导致前功尽弃,有时甚至会发展出相反的结果,比如本想长高的反而被削掉膝盖,或是想飞起来的被转移到地心之类的糟糕事件


在别人看来他已经对着这次的特定地点,一个自动贩卖机喃喃自语十多分钟了,导致在听到有准备上学的小孩扯着母亲的衣角指着他问“呐妈妈,那个人在寻找时光机吗?”的时候被捂着眼睛说“那个不能看。”时阿鲁巴甚至已经打算用完美的流畅动作失意体前屈了

他后退了几步,微眯着的眼瞳里流光暗转,左眼渐渐染上一丝异色最后化为漂亮的鲜红,暖橙色的魔纹随着构想凭空生成,编织着不属于这边世界的造物,当它凝聚成尖锥朝某一点戳刺后阿鲁巴眼里的空间像失手掉在地上的镜面般被砸碎成无数个碎片,看着那仿佛被剥离表象后留下的黑洞他毫不犹豫地踏了进去
……然后在还未看清落脚点的下一秒,被通过入侵地址定位传送赶来的通行局警员押进了大牢,连带着他为了第一次见面的好印象而准备的咖啡色风衣一起换成了黑白相间的囚服


“真可怕呢阿鲁巴先生,”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的粉色长发的女人掩嘴轻笑,“竟然通过那种暴力的方法过来,最重要的是就职第一天就从入狱开始,”她将耳畔落下的发丝撩回耳后,脸撑在手背上歪头笑得调侃,“您的行动力真是超过本校所想的优秀啊?”
……在他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阿鲁巴心想,能告诉我里世界最近是做出了什么激素食品或魔法才能让我走之前只有几个月大就算按时间细数现在也只有十岁左右的小露基变成这种20+感觉的成熟御姐吗。
“校长秘书小姐我想先喝口水可以吗?”
提出这种要求的阿鲁巴瞄准了三代露基梅德斯放松警戒转身倒茶的时机冲上前拽住柔顺的粉发狠狠向下一扯,顺利地弄下了小露基的头,啊并不,应该说是成人套装吧——为了防止行动不便所以女孩一直都是内部本体的全裸穿着——在“阿鲁巴是个大笨蛋!!!?”的尖叫声中,弗流林戈先生达成了半小时内入狱两次的成就,罪名是猥亵幼女,获得了人生经验60点,囚人职业等级上升为2,点了秒换囚服技能。


等到终于站到自己需要成为班主任的第一学级[战勇班]门口时,阅览了学生资料大都是12岁左右的孩子,虽然不太清楚前任班主任履历表上的辞职原因,问了二代露基梅德斯也只是笑眯眯地说“你去了就知道了。”(阿鲁巴敢说从二代的眼里看到了对自己的杀气,契机大概是躲在校长桌后用看变态眼神直视他的小露基。)
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宽阔的教室里三三俩俩聚着的学生对闯入的不速之客毫不关注,依旧喧闹地讨论着自己的话题,屈起指关节在门扉上轻叩三次,提醒所有人现在是上课时间
最先注意到阿鲁巴的是靠在门边穿着绿色连帽衫,鼻梁上有一道伤疤的金发男孩,
他上下打量了几眼新来的老师,阿鲁巴不禁挺直了脊背,对自己给学生的印象莫名的在意起来


“你,我说,在本弗依弗依大人面前使用伪装魔法是怎么回事?”
视线停在阿鲁巴咖色的脸上,像是受到挑衅了一样,少年伸出右手直指他的左眼
“既然这样,就剥下你的面具吧,由我亲手。”
惊叹于对方敏锐的观察力和奇妙的断句方式,阿鲁巴正准备自己解除魔法时只听见弗依弗依开口念诵:“沉睡于我体内的残忍之刃(Grausam Klinge)啊,将眼前之人内心的暗(Bestia)尽数释放出来吧!”
他虽然知道有些魔法施放时不仅需要脑内构成还要配合语言的力量来加持,但这种洋溢着让人想喊【好痛】的没救气场是中二病吧果然……等等有必要对着新来的友善老师使用分崩离析的摧毁性质魔法吗?!这可不是解除啊是想把我的眼睛挖下来碾碎对吧?!!
这个距离来不及躲开了、根据魔纹生成后旋转叠加的方式如此判断的阿鲁巴迅速在瞳孔前附加了三层防御魔法,即使如此被击中后还是有种透过眼睛直击入脑神经的疼痛


阿鲁巴用手捂着左眼背倚着墙慢慢滑坐在地,早已解开伪装的异色瞳孔因生理性痛感泪流不止,不远处黑发红眸的少年目睹了全过程后兴味地扬起嘴角,打了声招呼后便挪动脚步离开友人,泪眼朦胧的阿鲁巴只模糊看到有人边焦急喊着“老师你没问题吧?”边朝这边跑来
以为总算有个学生还算正常并且有同情心的他在黑发少年弯曲手肘冲进自己怀里的1/10s内听见了右边第七根肋骨断裂的清脆声响,终于理解了前一秒对方脚上亮起的海蓝色是加速魔纹,一并明白的还有前一任班主任[重度负伤离职]的履历表,望着怀中抬起头来眼里满含纯粹恶意勾起嘴角说着“什么嘛,居然只断了一根,不愧是几小时内就入狱两次还扯下幼女衣服的新老师呢。”的家伙最后想起来二代有意无意地提醒过自己:
“啊那个班,有几个比较麻烦的学生,其中有个孩子的天赋和你一样,是[全能者]。”

全能者:天生拥有强大魔力和对魔法理解力的人,特征是红眸,他们的魔法被称为“什么都可以做到”。

“校长我想辞职。”
“可以啊,你肩付得起违约金的话,还有露基的名誉。”
“……对不起我会好好干的。”

评论
热度(15)

© 亦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