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在坟头沉迷蹦迪
可能是蹦久了容易失眠

关于

Side by Side.

-只有这次不难为你了 @沉沂 

-你知道为啥摸这个,我屈服了,不然躺床上都不成眠。


————————————


左眼跳财右眼跳财,RG觉得大事不妙,今天他的右眼皮跳地宛如模特刚学会走猫步,吃准了不是正式演出导演没法儿对它指手画脚,每隔几秒就要嘚瑟一回。他转头觅到坐在街角的OZ,魔女手里抱着的不是猫也不是水晶球,有个假乖巧的东西躺在她手里哼哼唧唧,RG觊觎了那身毛茸茸颇久,每每都被魔女刀子似的眼神把手一点点戳回。

 

他大步跨过去,俩手撑起自己的惴惴不安,一整袋手制饼干抛在桌上。魔女瞄了一眼,慢悠悠的开口:子夜的星在归途流连待返。

 

RG等了又等,用目光询问:没了?

 

OZ慢条斯理的点头:没了。

 

扎着细辫儿的男人忍住了没虐待自己的头发,继续暗示:那你说人话。

 

魔女深吸一口气,唇瓣微启,接着翘起手指尖捻出一朵漂亮的兰花,RG认出来那是要加价的意思。他左右掏空了口袋,木着脸把有主的另一袋悬空在兰花上,然后眼睁睁看着兰花变为了食人花。魔女活像个啮齿目,飞快地把点心全都捞进怀里,耸了耸肩道:“FP说他这俩天就回来。”

 

一句话奠定了RG接下来的背景音乐,基调应是晚秋的萧索夹带一丝凄凉。

 

他仔细合计过了,48小时都算在俩天内,他其实不怕这人回来,俗话说知己知彼,他要是知道FP的动态当然能和OZ一般地老神在在。

 

他只怕敌方挑了逃不掉的时机地点兀地冒出来。

 

RG单手撑头,家里没得到吃食的小女王插着腰好似收账的小债主,可他一时没心情欣赏那份可爱。大半夜他被点指着去隔壁家调配宵夜,途中身后还吊了位正大光明的跟踪狂,去程的时候像老牛散步,返程的时候突然学会加速。

 

他想不能够,跟踪狂放着路边的野花不采,怕不是眼瞎了才看中了他一米九差俩分的高个子,而这种瞎了眼的他恰好认识一个。

 

认识的这一个刚刚消停了俩个月,走之前偏要把他安分呆在脑后的长发拿到手里悉心梳理,完了亲亲发梢说“我等您的答案”。他当时在心里腹诽这要是用头发打了个同心的死结可怎么办,你这么喜欢它我就只好忍痛割爱送给你了。等那人的背影出离视线RG立刻调头,脑子里全是如何哄自家小小姐试穿灯笼裤的主意。

 

他刚理顺的头发还打着摆儿,拖出一个隐晦的问号来:答案,什么答案?算了,下次见面再提答案。

 

一算算到俩个月后,他在漆黑的十字路口上彷徨,摸索着怎么让铁定气呼呼的小女孩给他揉一揉脸,还没摸出一条门道手臂就冷不丁被人拽住。他挣了挣,没甩脱,回头一瞧,没有云翳的月亮下有人绿莹莹的眼睛冒出蓝光,特别像准备变身的前奏。

 

RG学着早上魔女的模样,深吸一口气,唇瓣微启,晃出一抹真心实意的微笑来,接着在来人愣神的当口仗着腿长蹿出一厘米。

 

就一厘米。

 

他脑后勺磕在地上泪眼汪汪,嘴里没好意思喊疼,用千刀万剐的眼神削着对方多抻出一截的小腿发泄无形的愤懑,随后仰起脸说,嗨真巧,天高气爽,夜路太黑,我方才还琢磨你今晚何在,什么时候回来。

 

另一边的FP开心极了,他蹲下来,笑容像上了膛的枪口稳稳摁着身下人的心脏,说先生,我刚回来。今晚月色这么好,我当然与您同在。


评论
热度(3)
  1. 沉沂老年米虫 转载了此文字
    歌颂你赞美你把你抱起来举高高!!!

© 老年米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