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子博的用途中
开始堆砌不怎么有趣的故事

关于

[凹凸]-比萨斜塔

@沉沂 的点文,甜不甜我真不知道,没准是椒盐味呢

#校园背景,写完也记不得自己写了什么,ooc,cp意味可能没tag那么显眼

#要求不高,能看懂我就能对得起小学老师了

————————————


青春期男生的活力总是呈现出一种挥霍不尽的状态,与兴趣的贫瘠度相反,他们能够将无限的精力投入到有限的话题中去,话题大体分为俩大块,一块是课后切不切磋放学约不约架明早作业借不借抄,另一块是这个路过的女生刚刚看了我一眼,那个撩头发的女生对我笑了,我觉得明早我的鞋柜不可能是空的等等,写作多重臆想综合症,读作单身狗的幻梦,病原归根结底都是想多了。


大部分三十而...

[Els]-Drop.

·这是一个RS憋了半天想开个大的故事

·沉沂的投食,据说点的梗叫恶作剧,我表现的比较,隐晦


————————————————


DW一脚踩在发亮的符文上时想都没想就向后跃了三个身位格,紧接着举起魔杖对可能迎来的连锁爆破严阵以待,她姿势标准,精神高度绷紧,有自信对任何攻击做出完美的回应,然而地上的纹样却只是闪过几道红晕便偃旗息鼓,典型撩一撩就倒的哑炮做派。DW心下了然,凑近了弯下腰果然在字符的最开头找到了数个拼写误差,拙劣的错改痕迹压根没打算掩盖,就是信手抹平了些写好的边角,可惜了一段完整的符文变得坑坑洼洼。


呵。


紫发...

[Els]-Cheat.

·这是个“EM往LK背上拍了张交换阵法两端对象地理位置的传送阵”的前置

·打开文档只看到引号里这句话,想传简讯给去年的自己

·然后发现这样的文档不止一个,只好闭眼诌

·诌不完,强行问沉沂吃不吃


————————————————


大部分人对LK的印象从冒失到稳重只用了非常短的时间,而EM却花了相当久来告诉自己应当怀疑LK的话,大抵是源于红发骑士举手投足间的自若,他说出的每一句都笃定地让人无法生出质疑的心思,运筹帷幄,从容不迫。比如现在,只要他泛着冷光的剑刃在地图上划过一壑,入鞘声铮铮清越,骑士团所属似乎就相信凭...

[Els]-Seek.

·我只是想说,结尾那儿其实全艾尔小队都在郊区,有蹲树上的有趴草丛里的。

·看了看占位日期我厚着脸皮说沉沂生快,这篇正确的打开方式叫做#女方老不告白不是事儿但是男方老是想搞事情所以我们就不要在意男方智商了#,这跟恶作剧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快,叫我跑题枵


—————————— 

大清早被堵在自家门前,尤其堵人的一方提出的要求于被赌的一方看来简直是覥着脸不知所谓,在这种情况下WS以为自己能保持自若的笑容对面前的人只说声“让开”算是好脾气的了,偏偏对面的DL平时行事乱中有稳,独独这段时间仿佛脑袋的螺丝拧漏了一根,视WS隐隐的不满为无物,一只手越过WS的耳...

[高校paro]-文野异能高校の日常(03)

·由于力有不逮把握不好节奏,暂时打上end作结,附有几个乱七八糟的彩蛋,有兴趣可以无视正文直接拉下去看(咦

·芥川持续掉线,我就说TAG迷吧


——————————————


1.

中岛敦把人从楼上掀没了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是五楼,通常情况下这么着太宰治没死也差不多快咽下最后半口气了。

他把头从窗口探出去垂直朝下看,一眼就瞄到太宰治挂在一颗半人高的松树上一动不动生死不明。

中岛敦在原地踌躇了几秒从抽屉里拿出便当盒决定快些把肚子填饱,再下去看看是救治太宰治还是就地掩埋。

他观察过了,那颗松树枝繁叶茂,一般人即使偶然抬头,不仔细注意也看不到树上的凶案现...

[文野]-落ちる.

·换个鱼塘忽然就把二号机的画风捡了回来

·刚有些开窍的中也先生

——————————————


一路做到黑手党干部的地位后在中原中也看来,自己算得上顺风顺水的职业生涯已经只剩下太宰治这个人形自走污点,偏偏对方抗性极佳,不论用掺和了什么化学成分的强力清除剂都揩不干净,甚至会带着一脸轻飘飘的傻笑抬起脚把地让出来,摊摊手说“自便”,言语动作中混着一派的轻蔑与悠然,仿佛刚刚踩着满是泥泞的鞋子仙人掌似的扎在那儿的人不是他。


因此中原中也在放任太宰治从地牢里溜走的一段时间内,每每去酒吧视线总要黏在浓妆艳抹用双臂捧着酥胸的女人们身上,一圈绕过一圈,恨不得...

[高校paro]-文野异能高校の日常(02)

·摸鱼户,剧情迷之走势,终于找到敏感词的瞬间砸了键盘

·想对小老虎下战书的学生芥

——————————————


1.

在接受了入学志愿从普通高校变为异能高校的现实后,中岛敦在开学报到的前一晚把斜挎包里的物品重新整理了一次。

等他心满意足的合上包盖,太宰治以防身名义友情赞助的电击器正躺在榻榻米上,黑黢黢的外壳强烈地凸显自身的存在感。

中岛敦起身拽了拽吊顶灯的灯绳让室内归于黑暗,接着藉由摸索被窝的过程将电击器踹去了不知名的角落。


2.

开学的第一天,通过特殊手段提前获得中岛敦资料的芥川龙之介,稳稳地守在文野异能高校的正大门口,双手抱胸...

[高校paro]-文野异能高校の日常(01)

·一时兴起的全员欢脱向摸鱼

·TAG没有实际作用,是会时不时的增减的迷之flag

——————————————


1.

中岛敦从信封里抖出文野异能高校的录取通知书时是茫然的,他在翻阅字典那么厚的指南书时从头到尾都没见过这个学校的名字,所以他决定把这当做是劣质的欺诈,顺手就把纸片塞进了碎纸机。

于是第二天,一个露出部位缠满绷带看起来没办法自理的成年人倒在了中岛敦家门口,右手沾着黏答答红色液体留下了内容为“敦君家的碎纸机”的死亡讯息。

中岛敦站在门栏前冷静的看了几秒,掏出手机拨打大型垃圾清运公司的电话。


2.

大型垃圾清运公司的人特别殷...

[现代paro]-Ring&Chain

<Episode Prelude>


第一滴雨珠沁入鼻尖时,缩在门前的男人将肩头破破烂烂的披风裹得更紧了些,整个人如同漆黑的大型垃圾袋般只留一个脑袋探了出来。小型阵雨沙沙编织着的透明线丝浸湿了他不怎么服帖的棕色发梢,他晃晃脑袋甩开一圈水珠,复又将背脊小心地贴在门上。


“西昂,下雨了,好冷……”他拖长了不大不小的音量呼唤门内的人,虽然凭自己的能力进屋不算难事,但之后屋里的家伙肯定会更加生气,光是想到这点他就抖了抖打消了方才的念头。


“西昂——、西昂先生——、西昂魔法使大人——”他掰着手指认真的数已经用过的称谓,等到从嘴里蹦出“矮”字打头的音节时...

[犯罪預科]片段.

#存檔用,試寫,待修,待補充,待轉移

#關於某牽扯到人格事件的後遺症是持續降低自我認同與認知度的緹莫貝爾被順毛的一幕,然而從聽到第一句話開始他就想報警,因為事件很中二,相關基本都不會出現在正劇中


「放輕鬆,這對你來說應該很容易,畢竟已經有經驗了對吧?」德爾在白紙上標註今天的日期和訪談的時間,并將紙頁夾在夾紙板上,他注意到正對面坐著的人的視線緊緊地跟隨著自己的動作,這不是一個好的開始,說明問詢的對象沒有真正地進入狀態。


「那麼還是從這裡開始,」他用筆端點了點木製的板子試圖通過聲音來分散對方的注意,「首先,我是誰?」


「德爾·亞茲特。」...

1/7

© 刈枵 | Powered by LOFTER